Monday, September 22, 2008

推測,對比

為將來作出推測,是一種很好的鍛煉。對於某些行業,也是一種可以製造利益的機會。

無論事實的結果是否如推測一樣,分析事件發生的過程以來比對推測時所採用的假設,我覺得是一門很有趣的功課。好玩。

********************

《一個給中國奶業協會的建議》

中國奶業要生存,必須要重拾社會的信心。縱使社會或許會漸漸遺忘中國奶業的過犯,但責任就是要負上全部責任。最重要的是,若不切實吸取這次教訓,中國奶業只能繼續寄生在虛假和謊話之上。

要緊記,保護整個中國奶業的利益,唯一的途徑,就是先要促進和保障廣大群眾的健康。如何促進和保障群眾的建議,其中一個方法,就是靠奶業界共同合作。

這裡有一個未知可行與否的做法。

首先,對發生三聚氰胺安全事故的乳品企業進行懲罰性罰款,然後以該罰款,解散現有中國奶業協會所有成員機構,並重新成立一個由新常務理事組成和擁有新組織架構的奶業協會。

新常務幹事只可以由全無發生三聚氰胺安全事故的奶品機構所擔任,其他奶品機構現階段只可以成為一般會員。

新組織另設質量監督部門,由前聯合國衛生組織的專業人員擔任副理事長兼秘書長,有直接通報中央的權力。而監督、檢測和認證都必須由國外知名奶品專家等擔任。聘用資金,由企業罰款和會員費支付。

其他人事及組織安排,一切必須以確保社會利益為首要目標。

要消減人民、群眾、社會對你們的指責、憤慨和憎恨,絕對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還看你們改正的決心有多大。

不過,今天我不把我的所謂建議送給你們了,若你們有想過應該怎樣走,就朝“應該”這兩個字走吧。

23 comments:

篤篤篤撐 said...

今次事件, 不是中國奶業的問題。
但今次毒奶粉幾十個品牌遍地開花, 簡單的推論:
1. 加入三聚氰安是行內普遍做法 ?(由地方以至質檢局, 不可能一無所知)
2.如果第一點成立, 再考慮及早兩年才有大頭娃娃奶粉、去了槍斃了藥檢局長, 問題仍然不被正視, 顯然, 是社會結構上的問題。

結構問題唔改, 無論如何改變組織架構, 大頭娃娃奶粉、 三聚氰安還會有第三樣、第四樣。

關於結構性問題, 容後再談

Karen (Sze) said...

阿哥:

您的建議, 很一針見血, 奈何未必俾上面的市民、該組織甚至當權者收到。

當然, 就算有多好的看法, 執行者若然有所阻撓(尤其係保守勢力)、貪污、隱瞞發生事件甚至不對有關行業作出整頓, 大頭娃娃奶粉三聚氰安還會有第三樣、第四樣只會陸續發生, 必會影響國際聲譽。

又講下篤撐兄的見解:

>>今次事件, 不是中國奶業的問題。

唔多同意, 因為問題唔止涉及中央政府, 仲包括省市領導, 有關出事企業以致整個中國奶業。

>>加入三聚氰安是行內普遍做法 ?

唔排除呢個可能性, 但係中下價做呢d野居多, 然而連蒙牛、依利、雀巢(我用開的煉奶都出事!驚驚)甚至伯朗即沖飲品等都出事, 係奶有問題, 還是個packing本身有三聚氰安而令奶本身亦滲在其中, 不得而知; 不過加入三聚氰安, 落手之人係中間人(即係把奶農所擠的奶送去有關企業加工), 奶農多是農村中年人甚至老年人, 無衣d化學知識, 加上買三聚氰安費用頗高, 試問怎能把三聚氰安混入新鮮的奶水之中呢?

>>顯然, 是社會結構上的問題。

個人看法係不只於此。

要整頓有關行業, 係企業、中央政府、地區政府以致社會的責任; 有些陋習未改(如知情不報和諗方法掩飾件事)、無好好汲取之前的教訓、領導疏忽、包庇甚至貪污、標準過寬和制度、監察有漏洞等等, 都係呢件事件的其中原因。

不過, 從中消費者的消費權益和知識係增加了, 係一件好事。

Karen (Sze) said...

>>無論事實的結果是否如推測一樣,分析事件發生的過程以來比對推測時所採用的假設,我覺得是一門很有趣的功課。好玩。

哈!找尋和分析的過程比找到的結果有趣得多, 我樂在其中。

篤篤篤撐 said...

KAREN
謝謝意見

我所指的社會結構, 不只是行業結構。

犯罪學理論有所謂anomie theory:當社會渠道未能讓參予者achieve 主流的social goals, 就誘發deviant behaviour。解釋了為什麼deviant behaviour 在新興急促轉變社會特別容易出現。

現在中國的social goal實在太單一了, 就是把經濟搞上去, 去到個人層面, 就是盡方法富起來。

再對比一下, 其它發長中國家, 並未有如中國般的大規模集體落毒行為 (牽涉到的不只奶農, 民企, 還有各級官員)?
用現代社會學的功能學派 (functioalism)理論, 社會所有系統 (system)都是oragnic地連繫在一起,而且其存在必對社會有特別功能 (所謂的A-G-I-L)。中國文化在49年次後由共產主義化替, 而當時整個社會結構 (包括文化、經濟、政治)均為此而配合建立; 至79改革之後, 共產理想崩潰, 為了填補文化價值觀的真空, 富起來就成為唯一, 而傳統價值就失去了制約私慾的功能。

這又解釋了為什麼中國比印度多出事。

所以問題並不單是行業結構/公司管沿/個吃奶農,而係:
1. 建立一個多元的現代中國人文化
2. 更改現時單一既政治及社會制度, 配合現時多元的經濟發展..
再講, 就可以寫論文了.....

C.M. said...

嗯,不如先講我個人所認為既毒奶粉來源。主要摘自在量子處的留言。(哈哈哈,我真係好固執)

***************

連日搜尋,當我看到「蛋白精」三字之後,就主觀地認為是「奶農」為元兇,奶廠為幫兇。

《蛋白精是什麼?》

http://www.qihoo.com/q/misc/11451591.html#a_71388013
http://21pt.com/Article/159.aspx

我的意思是,有兩種奶農:

一種因為知識水平低、技術落後、飼料差等等,無法讓奶牛產出高蛋白質牛奶(以被工廠收購),又知道市場上面有所謂“蛋白精”可以提高牛奶蛋白含量,於是買來作飼料。三聚氰胺因為無法消化,所以通過牛奶排出。

另一種,固然是明知故犯、有知識的奶農。

若果以上情況成立,中國政府需要全面監察的,更是那些跑江湖,賣什麼精、賣什麼保證多產的害人術士。

若以以上論點,應是賣蛋白精的人為元兇。

另可google search 「蛋白精飼料廠」。

***************

剛剛看完星期二檔案,雖然有奶農聲稱不知道也從未聽說過什麼三聚氰胺,也聲情完全採用天然飼料。當然今次觸發點是有人持續直接在奶原料中添加了三聚氰胺而引發,否則,三聚氰胺還只是一個正常的飼料添加劑。

但當我從熒光幕看到他們倉庫中的「飼料精」時,我便認為我的想法,仍有相當可能。

***************

何以我這麼固執地認為是飼料的問題?我往問過一些曾在國內務農或對鄉間有認識的朋友了解過,無論什麼飼養禽畜,很多人希望禽畜肥肥白白,所以普遍都在飼料中加入各種「添加劑」,防病、增肥、增產等。飼料添加劑的使用普遍,也令人目不暇給,最重要的是:「care-free」,因為務農的,對於農業科學不大了了,只能靠經驗。

雖然我對養牛業並無認識,只是憑空理解道聽途說,不過,若以此種情況的「廣泛性」去理解,我擔心,中國政府所要應付的,可能更麻煩。(希望我是瞎猜而已)

C.M. said...

(吃過飯再寫)

Karen (Sze) said...

咦? 咁啱o既? 我頭先一路食飯一路有睇星期二檔案。

三聚氰胺原來就係蛋白精。

>>若以以上論點,應是賣蛋白精的人為元兇。

應該話: 賣蛋白精和(奶農自己, 奶廳負責人或者奶廳負責人搵第三者)使用蛋白精去混入牛奶當中的人就係元兇。

>>但當我從熒光幕看到他們倉庫中的「飼料精」時,我便認為我的想法,仍有相當可能。

我都有留意, 因此飼料精是否有問題, 我懷疑; 然而, 亦有奶農用一些玉米的莖部用來養牛, 咁之前種出來的玉米甚至種植呢d玉米的種子, 肥料和方法是否又有問題, 要上去查至知。

唔講唔知, 五六十年代的美國農民部分曾經用蛋白精飼養家禽, 但成效唔大副作用大(當時目的係想家禽養得肥d和增加產量), 一早就無用到。

>>因為務農的,對於農業科學不大了了,只能靠經驗。

一種係就聲稱採用最傳統的天然飼料、方法和靠經驗務農的農民, 另一種係農業科學方面識少少但好急功近利兼想短時間賺多少少錢的農民; 依家在蛋白精牛奶事件上, 可能衣兩種奶農都有問題。

鏡頭仲影住有間製奶企業, 聲稱係唔用奶農去收購牛奶, 全部一條龍工序做晒。

可能那間製奶企業想搏宣傳, 但亦證明工序和品質標準的重要性: 在這件事上, 幫三鹿牌提供牛奶的奶農(由買牛回來餵飼至運送隻牛去三鹿所設的奶廳擠奶成為鮮奶賣俾製奶企業都係由奶農一手包辦)、把牛奶送去奶廳擠奶和加工以致當中運送, 係涉及非三鹿牌員工(或者可以看成外判)在工序當中, 出錯或者出問題, 才有今日的奶粉恐慌。

>>若以此種情況的「廣泛性」去理解,我擔心,中國政府所要應付的,可能更麻煩。

我都擔心緊呢樣o野! 因為除奶業, 很多食物和非食物的製造業以致多於一個行業做法都有類似甚至可能更嚴重的問題(而呢d問題係可能被人掩飾當中)!

Karen (Sze) said...

篤撐兄:

我真係要感謝您, 因為我又明白了點解中國比印度多出事。

>>現在中國的social goal實在太單一了, 就是把經濟搞上去, 去到個人層面, 就是盡方法富起來。

因為中國實在窮得太耐啦(由清代開始到文革為止), 有些人民覺得錢係萬能, 可以做好多野(包括做官), 於是就諗盡任何方法富起來。

>>其它發展中國家, 並未有如中國般的大規模集體落毒行為

其它發展中國家好似印度和非洲國家, 因為太窮, 連買落毒的錢都無, 您話佢地點做呢?

國內有唔少貪錢之輩, 見到行業或者做一些生意係有利可圖, 但又想減低成本或者唔顧後果, 佢地就係有d錢(印度和非洲國家就無佢地咁有錢), 寧願買一些化學物品甚至一些估您唔到的物品(例如收集頭髮用作製造豉油等)去生產劣質產品, 然後冒埋牌子推出市場謀取暴利。

Karen (Sze) said...

阿哥:

真係講句sorry!因為打風關係, 今次同星期六個post, 單係今日(由朝到依家)就o係您度寫唔少(哎, 啱啱星期六個post又答您少少野), 希望您唔好因而覺得煩甚至討厭我啦!

好啦! 今晚睇完阿蘇煮野節目就早d目訓, 話唔定明早會除八號掛三號呀!

C.M. said...

Karen:

我的建議,只是可以濟一時之燃眉。而且,此法是針對奶業之出路,並沒有考慮到其他人。

>>執行者若然有所阻撓(尤其係保守勢力)、貪污、隱瞞發生事件甚至不對有關行業作出整頓...

不過,我不大擔心「阻撓」。風乘火勢,機不可失。至少短期內,任何改革都「大概」相對通行(條件性)。

********

篤撐兄:

根據之前個人大膽的推論,所以...

>>1.加入三聚氰安是行內普遍做法

是,亦同時是知與無知的普遍做法。

>>2.如果第一點成立...顯然, 是社會結構上的問題。

歸根究底,我同意是社會結構問題,但與第一點並非如此關連。

我之所以認為,當中並非單純所謂「行內全體合謀沒良心詐騙」的理性決定,尤其因為我完全不能接納一種全然理性的一致的集體行為,一致的集體行為其中一個特色是大部分都是非理性或沒有參與理性決定。

不過,我同意你說「中國的social goal實在太單一了, 就是把經濟搞上去, 去到個人層面, 就是盡方法富起來。」所以引致出現deviant behaviour。

>>為了填補文化價值觀的真空, 富起來就成為唯一, 而傳統價值就失去了制約私慾的功能。

雖然很抽象,但我覺得真確。

所以,尤以經濟發展的速度反映,此現象無可避免。但是,正如你所說,「建立一個多元的現代中國人文化」...嗯,多謝...

C.M. said...

Karen:

傻妹,點會討厭你呢?你寫咁多黎回應我,我仲開心喇。我今晚都早d瞓,真係好。

>>鏡頭仲影住有間製奶企業, 聲稱係唔用奶農去收購牛奶, 全部一條龍工序做晒。

>>可能那間製奶企業想搏宣傳...

拿,咁你知唔知邊間企業丫?連企業名稱都無播,淨係得個老闆名,你估一般家庭主婦會主動查出佢係邊間企業咩。所以我就唔覺得佢想博宣傳。

不過間企業既生產流程,於我,就更證明我個睇法。其實正正由於大企業管理,奶牛由自己飼養管理,所以飼料成分更加係清清楚楚,唔會好似一般奶農咁亂黎(佢地亦唔識)。

好似受訪班奶農咁,坦白講,我真係唔相信淨係單靠營養價值低(主觀理解)既玉米葉/皮就可以生產出高蛋白質牛奶勒,你話唔加添加劑點得?

政府下一步,應該要逐步整頓飼料和飼料添加劑行業,並加強教育(呢個反而難),否則,食品生產的安全意識,仍然唔會符合標準。

篤篤篤撐 said...

c.m>
多乜鬼謝丫, 應該係我多謝你比我一個機會吹下水, 講番d以前讀書之後冇用幾10年既理論。

今日下畫同朋友繼續用文化價值system呢個concept討論, 發現我上面既論述唔夠完整。不過同朋友既討論內容已經唔記得了....

karen,
我諗唔單止窮得太耐, 論窮, 印度應該比中國窮得耐好多, 但社會相對會穩定, 快速追求經濟增長既慾求亦冇中國o甘強, 原因, 應該係文化觀念所起的穩定作用。

Geoffrey Kong 江貴為 said...

>>人民、群眾、社會對你們的指責、憤慨和憎恨
根據你嘅睇法,今次「指責、憤慨和憎恨」又祇唔祇係奶業?唔知人民對政府又有乜反應?因為呢件事極有可能有官員隱瞞、包庇先可以拖咁耐。

佚名 said...

C.M:
但中國由始至終仍是「貪污」!計劃是否真的可行,就要看中央的決心,小事不能不理,更何況不是小事呢!

C.M. said...

篤撐兄:

你米咁謙先得架。唔夠完整?唔通你真係想寫論文乎?

江兄:

>>今次「指責、憤慨和憎恨」又祇唔祇係奶業?唔知人民對政府又有乜反應?因為呢件事極有可能有官員隱瞞、包庇先可以拖咁耐。

當然係有官員隱瞞同包庇啦。而我好直接咁睇,「人民對政府有乜反應」,可以分開幾個「政府」:例如人民對地方政府,對中央政府,或者對主要政府部門(e.g. 國家質檢局)

若果淨係對中央政府,我覺得(覺得咋)唔會好大批評,因為都覺得呢個係全國之弊,好難避免,而且中央都有做野,相信唔會太反感。不過,與此同時,對於「生活」既要求,一定會提高。(提高「生活要求」,就很自然誘發加入政制或改變政制的想法)

小佚:

>>但中國由始至終仍是「貪污」!

嗯... 貪污,明白。但唔理解「由始至終仍是」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貪污很普遍嗎?... 若是如此,我想,還要看那個社會功能、那些地區、那些層面。雖然貪污仍然盛行,不過例如我所認識的單位,不是全部都是這樣。至少我所接觸過的某些單位,已經「拒絕」賄賂了。

另,呢個計劃只係由奶業從業員自發進行,毋須中央決心。一個行業既前景,最重要靠行業內的人的決心,並非任何外人,包括政府。

C.M. said...

小佚:

本篇的意思,若你明白,其實不是單寫給奶業協會的。

Karen (Sze) said...

我諗您有睇呢篇了, 雖則無人知件事係真定假, 不過幾肯定的係有問題的奶類和奶製品係用蛋白精去提高氮的含量, 拿樣本去化驗所淨係check氮的含量, 咁就可以瞞天過海。

>>但唔理解「由始至終仍是」的意思

歷史記載以來, 貪污由明清兩朝起已經係問題, 仲一直伸延至今。有人話呢樣係中國人的劣根性, 然而貪污唔係淨係中國至有。

>>還要看那個社會功能、那些地區、那些層面。雖然貪污仍然盛行,不過例如我所認識的單位,不是全部都是這樣。

至少中央政府最高權力的領導人在人前就一定唔敢喇(人後就無人知)!除了要看那個社會功能、那些地區、那些層面, 更重要的係自身對貪污的觀念和可否受得起這些金錢和利益的誘惑。

佚名 said...

C.M:
嗯... 貪污,明白。但唔理解「由始至終仍是」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貪污很普遍嗎?... 若是如此,我想,還要看那個社會功能、那些地區、那些層面。雖然貪污仍然盛行,不過例如我所認識的單位,不是全部都是這樣。至少我所接觸過的某些單位,已經「拒絕」賄賂了。

-->karen已經解釋左...中國貪污風氣歷史悠久!!

本篇的意思,若你明白,其實不是單寫給奶業協會的。

-->你話中央??應該分辦甚麼應該做?甚麼不應該做??定係我地呢d讀者??

Karen:
歷史記載以來, 貪污由明清兩朝起已經係問題, 仲一直伸延至今。有人話呢樣係中國人的劣根性, 然而貪污唔係淨係中國至有。
-->都係ga...但中國問題比較嚴重及明顯!或是中國比歐洲為大事宣攘「貪污」呢??

C.M. said...

Karen:

夜,所以唯有簡單講下。

作假方法當然可以層出不窮,但還有看方法、成本。工序越繁複(技巧越高明),方法越超越道德底線的,就越少人做。但同時,越不受道德規限的人,亦會越做越大膽。從檢測所得的數據中看,大部分奶品也有小量的三聚氰胺,反映情況是“廣泛的”,但也是輕微的。輕微而廣泛的意思是,做法並不繁複,而且間接反映,始終有大部分人沒有超越道德底線。

小佚:

>>不是單寫給奶業協會的

也還是寫給自己的。

於我,這樣的一個處理方式,都可以成為一種間接的管理經驗,而管理的意思,就是解決問題的意思,也是主動面對困難的意思。

佚名 said...

C.M:
於我,這樣的一個處理方式,都可以成為一種間接的管理經驗,而管理的意思,就是解決問題的意思,也是主動面對困難的意思。
-->是的!很多人也忽略了!
管理有道方可成功!
還要有良好的應變能力,那成功之道,不遠已!
對於突發事件,不但要處變不驚,還要懂即時應變呢!

C.M. said...

小佚:

冇錯呀。而且若果要應變能力、管理技巧得以充分發揮,就要靠主動,即係要「自律」呀。

佚名 said...

C.M:
冇錯呀。而且若果要應變能力、管理技巧得以充分發揮,就要靠主動,即係要「自律」呀。
-->嗯!嗯!但對我而言有很多時候我諗野都唔係好識轉彎

C.M. said...

小佚:

放心喇,實轉到彎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