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6, 2008

紀律與制、思、序

我算一個非常固執的人。(原本我想口語化咁寫,不過,既然開始左用白話文,就試下堅持落去喇)

不過我的固執並非纏繞在毒奶之事上,乃在一個主觀判斷。

若說我包庇那些奶農,為他們的無知而說項,那我大概無法否認。因為我不能相信... 不錯,只是不能「相信」... 大部分都窮兇極惡。雖然這數天收到不少資料,乃指他們「蓄意」窮兇極惡,但我仍認為,主要還只是人的「無知」而非「蓄意」,導致千萬人受害。

如果繼續以偏頗的方法去支持我的想法,我會以兩則新聞去強調「無知」的現實:一則二則

我固執的原因,是對一個判斷的信心。就算這個信心有天「需要」被摧毀,就是那天我需要親自摧毀它的時候,我的信心,還是我的信心,因為能親自摧毀一種信心,是一種「新的」信心的表現。我不介意舊我如何舊。

我這樣寫,不單寫給我自己,還給某某與某某某某,甚至某某某某某某,因為我感激他們。

今天不點名,因為我相信他們早已意會到我的感激。

********************************

承上篇前篇,續。尤其多謝某某某(等)提示及啟發。

一直都不是社會學。只想借一件事情,簡單說明,「學」管理其實於我,是學什麼。

(噢,抱歉,以下摘自小弟的英文筆記,直譯中文,如不明,請直譯回英文)

如果「集體性/集體主義」(collectivism)是屬於潛意識(subconscious)的,又及是社會性(social)的,那「紀律」(discipline)是屬於下意識(conscious)的,也是制約性的(即 Institutional,感覺翻譯有誤,有好建議否?)。

法例以及權威並不能使集體性的 anomie(or social misbehaviour)轉化成 moral deeds(不懂譯),但 institution-imposed discipline (也不懂譯)則可能可以。

作一個很大膽的構想: Institution-imposed discipline 可以帶來新的道德思維。

這裡的 Institutions 的意思有兩個層面:

1. 組織性的(Organizational),下意識的(Conscious)
2. 道德性的(Moral),潛意識的(subconscious)

帶來新道德思維的過程,會這樣推演:

集體性的 Social Behaviour,由於 Institution-imposed discipline,所以產生出 Disciplined organizations (「受」紀律的組織,而非「守」)。這些「受」紀律的組織,通過持續的 Self-Discipline,產生出新的道德思維,以至新的道德秩序。

以上的基礎條件,與這裡的(前數段)中心意思大抵相符。

不過,我這裡想特別強調的,不是 Institutions,也不是 Institutional Development 會帶來什麼,而是 Self-Discipline

於我,唯有 Self-Discipline,方能成就成功管理,尤其「學」管理。若不能有 Self-Discipline,則需間接「求救」於 disciplined organizations(自己不能為,需靠外力)。

Self-Discipline 不是用於約束自己的「制」,乃是驅使自我放開自己的「思」,最後幫助建立和維繫自己新的「序」。

當年的小肥,我想,憑他正直的性格,大抵已經有能力成為一個 disciplined organization 的出色領導者。而我,則可憐地還在學如何自律的 ABC。

11 comments:

我 said...

我在想,如果我不留言,你會怎樣?

我不是來告訴你我明或不明,我想告訴你,我最近對你是越加佩服了,這是由認識你以來直到最近才有的感覺。這個感覺我很不喜歡,是很斷然的不喜歡,那斷然就跟我斷然不會嘗試咖啡味的雪糕一樣。

C.M. said...

你:

與其說「我知道」,毋寧說「我覺得」。我覺得你會留言。

我又再想,你應該會很不情願的,主動嘗試一下那咖啡味的雪糕,偷偷地,一個人。

佚名 said...

C.M:
從小就自覺這個世界很可怕,我試著把這個世界美化,從來也覺得人是自私的,真的很自私?為何人會如此自私?

我在中一時候對班主任寫的一遍日記說:人越大越黑暗、越自私。

因為人的慾望是無限,也是無盡!

而家人和朋友說,不要去幫人,「防人之心不可無」,難道把人美化不好嗎?我試著試著發掘人的優點。

而事實上,人的優點,真的是需要時間,一點一點地去發掘。

當你認識一個人時候,可能會有好多的誤解,人是自私的!但你試著用時間去慢慢地了解他們,你就會慢慢地明白,那些所謂的「自私」是從可來,原來只是一場誤會。

「人的優點需發掘」我對朋友也這樣強調!

也許你們會說我這想法太天真,但若我把人盡諒想好一點,會好過一點!

我希望人是「善良」的!而不是「黑暗」的!

小女子 said...

係喎,你唔抵得小女子約騏哥哥呢,咁依加小女子約 c.m. 哥哥囉

C.M. said...

小佚:

常言道,任何性格特質都有正反兩面。過分側重一種特質的正面或反面,不單反映自己的過往經歷,更預示自己將來的經歷

想自己的將來變得如何,是自己的選擇。

嗯,「把人美化」與「發掘別人的優點」是不是不同的呢?

我自己不會如你所說,故意把人「美化」。或許把人美化,只是虛浮的願望;而發掘別人優點,是希望願望成真。

無論期望最終人是善良還是黑暗,我覺得最重要還要看自己有沒有心理準備,去應付自己那不符期望的衝擊。

高佻女子:

大鑊!我會唔會因為你呢句比人籐條侍候呢?(驚驚)

佚名 said...

C.M.:
無論期望最終人是善良還是黑暗,我覺得最重要還要看自己有沒有心理準備,去應付自己那不符期望的衝擊。
-->我想我仍未有,也未能接受到這黑暗,才對「善」尋尋覓覓,常常問為甚麼會這樣,也許我仍是不解,不解人的心,想人也是隨我心想,心寬一點,卻總不是如我所願...哈哈

小女子 said...

邊個敢籐條侍候你呀? 騏哥哥話我破壞佢形象囉 ......

C.M. said...

小佚:

純真的小佚,希望你會懂得保護自己的心。

高佻女子:

破壞佢邊個形象呀?瀟灑果個定係不羈果個,定係冇腳雀仔果個呀?

佚名 said...

C.M:
純真的小佚,希望你會懂得保護自己的心。
-->哈哈~苦笑中
嗯^^

Karen (Sze) said...

呢三日公務繁忙, 依家至答您。

>>若說我包庇那些奶農,為他們的無知而說項,那我大概無法否認。

唔多似係包庇, 實情係佔大多數的奶農都對奶農業知識頗貧乏。

>>部分都窮兇極惡。雖然這數天收到不少資料,乃指他們「蓄意」窮兇極惡......

在這個時代, 似乎唔惡一d都唔會有人俾反應, 尤其係這些工作賺的利錢唔多。

>>我這樣寫,不單寫給我自己,還給某某與某某某某,甚至某某某某某某,因為我感激他們。

係咪指落蛋白精的人?

又, 嘗試翻譯如下(但別希望太大):

如果「集體主義」(collectivism)是屬於潛意識(subconscious)的,又及是較為社會性(social)的,那「紀律」(discipline)是屬於下意識(conscious)的,也是習慣性(Institutional)的。

法例以及權威並不能使集體性的社會混亂狀態(anomie or social misbehaviour)轉化成講求道義上的行為 (moral deeds),但若是利用機構/集體的行為(institution-imposed discipline)作出轉化也許是可行的。

>>當年的小肥,我想,憑他正直的性格,大抵已經有能力成為一個 disciplined organization 的出色領導者。

成為一個 disciplined organization 的出色領導者, 唔一定要正直的性格。

C.M. said...

小佚:

*_^

Karen:

>>係咪指落蛋白精的人?

梗係唔係喇(點會感激佢地呢?)。我係講緊bloggers呀!

>>translations

唔該曬!真係清楚好多播。

>>成為一個 disciplined organization 的出色領導者, 唔一定要正直的性格。

都啱既。不過以我既角度,冇一個正值既性格,佢地點都唔夠「出色」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