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16, 2009

從前的悶酒

很久也沒有單獨一人喝悶酒。

今夜酒吧沒太多人,可以讓我進佔那珍貴的一角。這個暗紅的角落被黑色的聚光燈籠著,鄰桌的人看不見我的輪廓,我則可看清周遭的眾生相。酒鬼 Jackson 說,這片角落最適合膽小的人大膽地偷窺。

「Baileys。」

我一向不喝 Baileys。太淡、太啡、太甜,敬而遠之的女人味很濃。

「我還以為...... 」吧女 Wendy 疑惑。

「不了。」我想要點別的女人。「謝謝。」很久沒有向 Wendy 道謝。

「原來是改了口味。嘻。」女的還是那麼跳脫,我喜歡。

我一直喜歡著 Wendy,喜歡那像 Baileys 的氣質。也所以,我沒有向她表白。

「Baileys...... 另送你一客小吃。」

真的喜上眉梢。可是,太聰明、太好記性的女人,大多迷信承諾、堅持原則。

我倆的手在接過琉璃杯的時候,有人刻意和對方的手分享自己的近況。而對方,則有意無意用眼睛細說往事如煙。

我還是喜歡沉淪烈酒的辛辣,偶爾放縱啤酒的豪氣。在這裡留情,等於為自己留塚。

向來手到拿來,刀進血出。今天的氣氛不好,我懶得向洞穴外稀稀的妙齡下手,只管呷著我的 Baileys。

我留意到外面有些天真的小白兔,其實有隻入世未深的小狐狸裹在中間。嘿,潔白無瑕?什麼理論倫理也好,根本沒有無辜。

來吧...... 我的小獵物......

「Black Label。」要留情,就不能留活口。不可輕敵,必須猛虎撲兔。我要真女人。

Wendy 點頭,狡黠回禮。我靜候打獵的工具。

忽然電話響起。原來是小寶貝。

「親親,你在哪?什麼時候回家呀?」

「寶貝,爸爸快回家了。你先睡吧。來親親。」

「唔... 親親。拜拜!」夠爽快。

三歲的女兒永遠永遠令人著迷,絕對是一只狐狸仙。潔白無瑕,著實無處不在。

用琉璃杯壓著酒費與迷茫,逕往酒吧的出口。

「C.M.! 你的 Black Label ...」清脆的聲線,穿過皎潔與暗陋之間。

嘿。

「叫我 A.K.。」

10 comments:

chika said...

waa kaa kaa!! 你兩個玩Crossover玩都癲晒!

C.M. said...

心血來潮,米試下享受佢個角色囉。

Karen said...

哦...幻想也。

C.M. said...

完全真人真事呀



我估

ak said...

C.M.兄,

哈...有趣...

不過,如果在下有日會有一個三歲的幼女在家等待自己...應該就係收山之時,出獵無期矣...

在下可沒有兄台勇猛,不單先拔頭籌,更加梅開二度,祝你完成帽子戲法,成為hat trick hero!

C.M. said...

AK兄:

咁,小弟預祝你早日收山。

又咁,有冇睇Watchmen?做英雄,通常都...

Marshmallow said...

飲酒都唔預埋小女子?! 你咩心態度先家陣...

C.M. said...

嘿,昃完伊貓先咁大口氣喇。

佚名 said...

最後一park最好笑
AK=CM?

C.M. said...

AK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