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9, 2009

雜碎成裘

優先次序

若虛兄,闡釋不敢說。只是作個思想紀錄。

我在想,拿破侖在當時的形勢,可算腹背受敵,國家經濟低潮,內部政局不穩,外敵群起。這位落難領袖眼中,除了身邊的將帥們以及子弟兵之外(Well,查實 Old Guards 已經損折八九),再沒有其他可用的工具,可以讓他穩坐皇位。雖然他心中有多個路線可供選擇,但出兵迎擊英普聯軍,似乎乃最「正路」的方法,反正各種方法對他而言,都是一搏。

可惜,並不是領袖都有「創意」,敢於採取新方法。意思是製造新的工具。

小弟之前優先次序的意思,就是不應以手上工具限制自己的策略。既然有各種策略,就算沒有適當工具,出色的領袖(或管理者)更應想多一步,(「先」)製造適當工具來配合新策略。在我看來,拿破侖手中的工具甚多,至少他和元帥們的將才足可讓他爭取時間建立新工具(即政治而非軍事工具),來讓他進行一次新的革命(「後」也)。尤其他不應忽略他自以為豪的 Napoleonic Codes。

正巧CK兄提到開源為先,我想,更應該要細心籌劃自己的工具。(哈哈,小弟純屬謬論)


上海香港

坦白說,若以外資的喜好而言,上海就算二十年也不能取代現今香港的所謂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原因包括:法規難以地區化、銀行體系相對不穩定、繳稅制度穩定性(可期待性)、對法律的尊重程度。

上海當然有其能耐,成為數一數二的金融中心,單是人民幣作為貿易貨幣本身,已經有巨大吸引力。而香港,單是一個AMS/3 以及配套法規已經無法與紐倫競爭(說改善?我們的香港社會呀,給你十年可以嗎?)。上海改進金融體系的步伐,理應比香港快。

但快,不等於追得上。快,只反映更多人往這個地方尋找機會。(航運呢,就不敢說了。)


軼事之前

喂,我真係想講環保架。

老實講,我係想問,係咪地球變暖、冰川融化、海平面上升、El Nino、超級風暴出現等等等等等,就係世界末日既徵兆?

世界末日既意思係話,地球脆弱?定係話人類脆弱?抑或係最終想話「人性自私」?

20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C.M. 兄,

上海拍馬都追唔到香港, 不是說他們沒有這般能耐, 而是國家的資金政策 !! 在香港, 我可以用一秒鐘的時間, 將資金調去全世界, 若上海意圖這樣...中央必不願意。否則中國資本市場咪變無掩雞籠, 所有在國內賺又不能見光的錢就可容易調走, 到時去那追回來呀, 若去了瑞士、巴西、開曼、...仆街都得啦 !!
上海變國際金融處理/後勤中心(就如廣州在廿年內變銀行處理中心般)還是可以的, 人工相對便宜, 人員學歷質素更香港為佳...等等優勢 !!

閒人

Anonymous said...

還有就是國策一日未改, 香港的 H 股仍然是國內企業集資的首選。
他們沒多大興趣在 A, B 上, 因 H 已先要求拿國務院的預准外匯流向批文, 亦即是說 H 公司已預先拿了許可, 可以匯出資金及「適當**」地運用這合法的渠道。很明顯 A 與 B 就沒有這好處 !!

** 嘿嘿...

又是我 閒人

005 said...

The only way to save the Earth is the extinction of mankind.

On Dog said...

頂! 咁都話係講環保!
係既話大佬你都極其量提下D"肥料"LO~!

XP

005 said...

errr.... 雜碎唔係用黎鬧人架咩....

ak said...

唉...堂堂男兒,試菜乃屬正常行徑,天經地義...惟個別人士心中有鬼,假借環保之名號,行試菜之實...此行徑反較試菜更要不得...唉...卿本佳人,尤何作賊...可惜,可嘆...

C.M. said...

閒人君:

不錯不錯,國家資金政策的確主宰了上海金融發展的命運,高見也。

另見量子的看法,他認為上海也可成為金融中心,但形式與英美的不同:http://sixianghuayuan.blogspot.com/2009/03/blog-post_2498.html

而小弟眼光比較狹窄,集中以 Mobility 和 Exchange (Volatility and Vigor) 來推測,若“以最有效的策略”,能以多少時間達到目的。所以小弟之推測並未能考慮把政治因素作一併考慮。

因為原本計劃為20年成為國際金融中心,但現在“勒令”比前提前10年,若從政治意義上看,我有兩個亂來的想法:

1. 外交需要,例如建立東亞經濟同盟
2. 上海被進一步壓逼,要完成不能完成的任務,不成則仁。

C.M. said...

005:

>>The only way to save the Earth is the extinction of mankind.

嘿,你令我諗起某人某日同我地“講”既幾句說話,意思雷同,目標人物則異。

(乜“雜碎”係用黎鬧人既咩?喂,講黎聽下~)

C.M. said...

昂大佬!你咪玩小弟喇,我真係講環保架,你睇唔出咩? o_O

Well,我又未寫講到戲肉,難怪你唔明既。

C.M. said...

AK大哥:

你同昂大佬一唱一和,jap jap jap,要不得要不得。

難為我一片苦心,將你“親口同我”分享既試菜經驗公諸同好,何苦被你倆相逼,問君可曾聽過“煮豆燃豆箕....” 嗚嗚嗚。點解我咁委屈都冇人同情既...?

(你話勒,呢亭仲唔係前排某某既招數?)

xiao zhu said...

鍘碎呀!(好血腥果隻。)

C.M. said...

但係,鍘碎,唔似鬧人播。

005 said...

雜碎好似係北方用黎鬧人人渣咁解.

005 said...

我相信上海好快可以勝過了香港.
我的準則, 是按他們以整個個人生活相比.
當中除了包括收入及資出. 亦包括了家庭, 工時及工餘時間等.

其實仲有一個好易睇既指標. 就係當地居民既道德標準. Haha.

005 said...

我依然不大相信體制能是影響經濟的主因.
我相信的是, 上有政策, 下有對策.
人心不變, 世上最完善的體制亦有缺陷.

C.M. said...

005:

>>以整個個人生活相比

有趣有趣。不過咁,我覺得經濟發展越迅速,個人生活(質素)係咪有會好d呢?定係好似香港咁,仲要做到冇停手?

又,道德標準雖然因人而異,我都同意。

******

另,人心,尤其國內人,隨時會因體制改變而變囉。適者生存嘛,適應體制,自然習慣會改變,而人心就算不變,行為必變,行為變,經濟(資源分配)亦隨之而變。

Geoffrey Kong 江貴為 said...

點解講到世界未日咁恐怖呀?
不過我都覺得,依家嘅氣候係比以前反覆好多,呢種反覆狀態再放大十倍,我都會覺得呢個世界都幾危危乎!

C.M. said...

江兄

係lei,你都覺得恐怖lei。

嗯,雖則我自己又冇咁既危機感。過兩日會真正寫出我對於“環保”既感受。

(BTW,澳洲生活還可以吧?)

余若虛 said...

拿破崙既情況係,佢實在太強,令其他對手唔會任何機會佢再掌權,所以,籌碼睇黎不多。

不過,普通人黎講,真係好易因自己擅長/慣用既偏好,忽略左其他工具。


又,上海同香港爭金融中心?有排啦。你講既全部都係原因,1樓匿名兄亦講中重點。大陸太多黑錢想走出去避,做金融既朋友應該好感受到。


世界末日呢,大家講到似層層。咁講,三百年前已經有人話威尼斯會沉,荷蘭會消失,比薩斜塔會塌,結果呢。世界每日都有陰謀論,每個都言之鑿鑿,我輩凡夫跟本無以分辨,所以若虛亦懶得分辨。不過,環保呢,能力做到我都會盡量支持既,地球是我家嘛。

C.M. said...

有道理。拿破侖的確有壓迫力,亦促使外國不能讓他在位。拿破侖對於內外兩邊的選擇,著實不容易。

聽你講完呢,我突然想嗱嗱林讀番個有關國情既書,再加個兩張 CFA+FRM 砂紙,積極備戰。(嘿嘿)

環保呢個話題,對於我,其實好特別,幾乎屬於新宗教。新post再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