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20, 2009

拿破侖與城

Davout 戰績彪炳,早年已官拜元帥。當拿破侖自 Elba 逃回法國,Davout 立表歸順,再次擁戴為王。

拿破侖曾明言,Davout 在巴黎,他便無後顧之憂。(E&OE)

於是當拿破侖決定領兵進入比利時迎擊英普聯軍的時候,Davout 奉令留守在巴黎。

有人說,若 Davout 在那一百日在拿破侖身邊,法軍在滑鐵盧便立於不敗。

拿破侖的敵人在外面還是在裏面?那「法國」的敵人呢?

*************

法國在1789至1800年間的決定性軍事勝利,不在當時的主要戰場,萊茵河與日耳曼境內,而在次要戰場,意大利。

拿破侖正是該次「遠征」意大利的指揮官。

在連番的倫巴底勝利之後,法軍一直追趕並圍困奧地利軍於 曼圖亞要塞。曼圖亞雖屢攻不下,令法軍頭痛,而且促使奧國派兵企圖解圍,但拿破侖成功利用此機會,不斷以連串的「運動」(Strategic Maneuvers)逼使解圍奧軍退入曼圖亞待援。

奧國援軍越多,於曼圖亞被困的人數則越多,奧國最後被逼求和。

*************

我走進一城。

我見城內有大節日,廣場內男女老幼都在爭奪對方的衣服,要扯下鄰人的衣領袖口。

男人搶到一件衣服之後,還繼續在搶,要令女人衣不蔽體;女人搶到衣服後便收起來,跟其他男女打起來。小孩子則還悄悄地,看看能否從男人女人身上扯出衣角或外套。

男人滿身衣服,像個毛球;幸運的女人還可三點不露;更多的孩子們被逼赤足露體。

氣氛很熱鬧,搶到當然高興,被搶的也再接再厲。所有人都興奮得像參加嘉年華會。

他們靠這樣的節慶來維生嗎?還是來娛人娛己?

3 comments:

余若虛 said...

共和法國四面受敵,曼圖亞既戰功係直接令拿破崙其後能當大權繼而稱帝既主要原因。

拿破崙復辟時保皇派同共和派都反對佢,佢急於以一場大勝利來穩定人心,所以先係短短一年間就同聯軍決戰。Davout達武係唯一有能力又信得過既人,無辦法下唯有留低佢。

C.M. said...

若虛兄:

(「復辟」二字用得好,多謝提點。)

不錯,拿破侖急於希望獲得一次戰場上既大勝利,一來穩定民心,二來擊碎同盟。

呢個選擇,比小弟用左黎做「管理」既case study。

1. 管理者傾向利用自己個長處、過往成功方法而非以事情重要性,去prioritize 「緊急工作」。

2. 管理者容易錯誤理解優先次序,以為有工具(軍事力量),就應先使用工具。

3. 管理者容易把自己的不夠嫺熟的工作,交托比自己嫺熟的人(例如下屬/外判),不過,仍要留意有否忽略了優先次序。

4. 為了法國的將來,拿破侖退位(可能)會帶來好處。一間公司的敵人,隨時是管理者本身。人的軀殼若不變,人的處事手法必須改變。

(哎呀,抱歉,借題發揮了)

余若虛 said...

CM兄:

拿破崙係非常自負既人,認為只有佢先可以拯救法國;而好多老闆都一樣認為自己神通廣大無所不能,公司無左佢唔得,情況相近。

自負既人自然會認為自己既方法係啱既...佢既過去好多時就成為佢以後既負擔;而管理者有時會沉醉於昔日光輝卻與時代脫節,咁佢就反而會變成阻礙發展既人。好多情況下,管理者係唔會認為錯在自己,堅信以前行得通,而家一樣得。

關於優先次序問題,還望CM兄多闡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