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30, 2010

國情再審視 (1x)

(係,我暫時skip左 (1c),將兩個星期前寫好既先頂上)

剛剛聽到新聞話,北京市法院正式審訊為受三聚氰胺所害之兒童家長趙連海尋釁滋事罪。上個月,Google 退出中國的掌聲不絕於耳。再早前,五湖四海為劉曉波受陷囹圄而憤憤不平。

與此同時,經濟上,「國進民退」現象甚囂塵上,以為政府逆市場化,壓制民營私營機構增長,偏幫寡頭企業或國有企業。

實際上,經濟最強大的動力,現在已經不再是中央或政府所啟動的一切經濟政策,自從那年《鳳陽縣血書》之後,已經證明政府的默許,而非推動,才是推展經濟的最大動力。

原因是,默許,就是自由。而所謂推動,只是引誘。而自由所能帶來的流動力,總是比引誘所能帶來的流動力強。

不如說說亞視入股。王征之豪情壯語,姑且聽之。皆因自覺此刻意味赤色侵港,或河蟹過河是過分憂慮。其一如因為以往說電視已經失去資訊傳播功能,同時竟因電視管理權易手而引起恐慌或起哄,自然難為常人理解;其二本地資訊自由,並非並非單一正在處於虧損的電視臺可以限制;其三「選擇資訊」是自由的,就算國內也如此,何況香港?倘若新亞視的資訊毫無吸引力,無論河蟹過河或是電視臺文過飾非,根本無損資訊傳播的自由;最極端的情況,不過是讓他台獨大罷了,但獨大又如何,難道真實的資訊,會在云云眾多批評的人心中,不能通過互聯網作出有效的傳播嗎?

但亞視一事,不是止於香港,而我亦不是在說香港的情況。我是想借用香港人的隱憂回來看全國的展望。以王征根正苗紅的背景,加上其財力,固然可憂;但以其「年紀」,其背景足可化憂為安。反之,若有有形之手逼使王征入股胎死腹中,以國內發展情況看來,危矣(例如出現若虛之《左派復辟》(1),(2))。還未說,有溫總就像朱總在史無前例的人大閉幕公開新聞發佈會中,說到自己死而後已,還強調自己身體健康到不得了...

不過,固有的傳統意識形態,對新潮流中的大趨勢只是垂死的反抗。要堵住決了的隄,沙包不過是急就章。流動力概念一經啟動(如 1(b)所述,Concept Ownership),至死方休,也阻不了。

問誰個還在道「國進民退」?

無論經濟還是其他範疇,不管國是進是退,民,仍然是不斷的進的。而我,還是樂觀的,因為From Mobility如此說。

9 comments:

篤篤篤撐 said...

我昆悲觀的, 我相信20年前中國錯過了最佳的自我改造機會
近年的綞濟發展, 表面上國力強大, 但更多的社會矛盾無法解決, 你看審訊趙連海、又或多次拘捕維權人士,在在顯示中國無法在既有秩序內合理解決問題, 明知如此強權荒謬都不能不做, 就知道北京在管治上己經無甚板斧。

當一切超過臨介點時, 中國會用什麼樣的方式舛解決自身的問題 ?我很悲觀----大崩潰, 就如過去幾千年, 中國社會的變化總是用大崩潰方式改朝換代, 然後又再換上同樣的社會結構.(

下一個臨介點是幾時 ? 好大機會是中國經濟衰退時, 而我估, 很可能是10-20年內的事 (詳情以後或有機會再講)

C.M. said...

篤撐,我很珍惜你這種想法,真的,很老實的。因為,這絕對不是一種落井下石的想法。

例如各個維權人士被捕、Google 退出、甚至... 有否留意到一,民間支持者大不乏人?二官方對於民間支持者的反應,不是武力打壓,而是默許?

官方容許內部壓力,通過民間間接發聲(支持被捕人士等聲音)或發洩渠道(韓寒為佼佼者)得以宣洩。

如果真的會有大動蕩,當中的隱憂,只是組織。

沒有組織,大崩潰不會出現。沒有特大事故,沒有人會積極建立組織。而且,新中共不是一個脆弱的個體,而是一個很龐大的利益串連體系,當中的平均教育程度之高與經濟利益的千絲萬縷,亦造就其高度理性、彈性,和在新經濟體系的適應性。單在決策層面的理性(與科學性,包括社會科學),中共已經不是舊有的中共,性格複雜了很多很多。

所以昨晚訪問薄希來重慶打黑情況,威脅政權的,只是組織。臨界點一說,固然可能,可是,此刻從整體環境看,加上造就經濟發展的聲譽,以及此刻(甚至將來)疏導人心的政策和舉措,所謂臨界點來之不易。政治市場不是單邊市,理性的執政者尤擅于操縱市況。

********

丫又(近排呢兩個字變左口頭禪),有冇留意到大陸有心為禁止吃狗肉貓肉立法?

哈,如果呢個原因既背景,係同市民飼養寵物有關,咁... 小弟呢篇又有冇續絃既可能?

C.M. said...

(其實還有話要說,就從正文摘點出來)

我要強調,理性處理,不一定合符道德。理性,只是理性,反映維繫利益的方針,是長久而非短暫。

我之所以看民持續會進,也因為看到兩點:一,決策理性化;二,呼聲(無論是以上間接發聲,網上發洩,還是人大會議前十三個報社的聯合聲明)傳播能力。兩者互動的結果,是不會以退步告終的。

你說,北京已經無甚板斧,原先我也有此感,但覺得仍有不足。如果用另一面看,這些觀察(維權人士被捕)只是新舊兩種權力交替期間的表徵,是副作用,也是催化劑。

下一輪改革,固然是市民福利上的(例如戶籍/禁吃狗肉等)為始,跟著的改革,很可能就是法制了。

篤篤篤撐 said...

我相反, 大崩潰出現係因為沒有組織, 如果有其它有威望的組織, 出現的只是取代, 而不是崩潰。

簡單地說, 中國會不會垮台, 當他的威信全無時, 如果沒有替代組織, 會如何 ?

Kenka said...

怎會沒有?軍閥嘛...

中國就算政府破產,中央政府九常委死光光也好,軍隊尚存的話,肯定有軍頭跳出來。

Geoffrey Kong 江貴為 said...

默許可能係有中國特色嘅自由,不過上面唔默許嘅嘢就講都無得講,如果唔係點解個個都要揣摩上意?

貓頭鷹 said...

我以前真係覺得共產黨會有一日倒台, 但睇完陳冠中本<>之後, 唔知點解覺得機會好細. 除非中國人肯離開心入面個"偽天堂", 願意放下恐懼接受"好地獄".........
中國最好就係行台灣式改革, 一步步咁開放, 如果唔係既就好可能好似東南亞多國咁由軍人奪權推返現有政府....

C.M. said...

篤撐:

明。不過我仍然無法想象到沒有替代組織的情況,因為anarchy,是幾乎沒有先例的。

Kenka:

正是。

C.M. said...

江兄:

嗯,如果有留意到,其實默許是普遍性的。例如法律,沒有法律(包括明示或暗示)禁止的,就已經是容許的了。默許,就是在禁止以外的。只是民智未開的時候,默許前要有提示;民智開了,自動波,一切沒受禁止的都是默許,也就是所謂creativity了。

貓頭鷹:

對。

我想補充:如果前路不再蜿蜒曲折,不再潛伏憂患,不再有人擋路,那將肯定是泡沫、虛幻與自大無知。

所以如果中國的發展,是沒有遇到這些人性考驗的話,那不一定就代表一個美麗的將來。而中國人,必須要為這些考驗感到懊悔,而非逃避,才可以成就自我。

我仍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