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3, 2008

屁話

先旨聲明,我不是那團團蓄勢待發的溫室迷霧。

你不要問我究竟我確實叫什麼名字,我主人說,看待事情,應該從整體看的。若你硬要分開眼和股來分裂意識形態的一致性,那肯定會傷害兩器三肌的感情。

也請你不要一般見識,我可跟主人一樣高貴的。

你知道嘛,主人待我真是最最最溫柔體貼。聽說,他會以最柔軟、最細滑的三層面巾紙來替我清潔肌膚的。連主人最愛錫的面子都跟我享受同等待遇,不知道我的樣子是否和他的面子一樣呢?

嘿,大概我比主人面子更漂亮,問君曾聽人家說過 Kiss my face?

其實今天我吐出這陣如蘭呵氣的目的,是希望我那近日變得鬱鬱寡歡的主人,知道我仍對他不離不棄。噢,主人呀,如果你正受苦,我也會受苦的呀。你緊張,我也緊張。你努力,我也努力。但是,你可知道,你的緊張加上我的努力,會使我生眼瘡的。主人,為了我,你還是不要太匆忙了。

朋友們,主人的心情也快讓我發瘋。我現在未必可以隨意按照他的思想行事了。漫漫長夜,我的隨意肌常常不受我的操控,在被子內凝聚溫室效應,讓一同生活在這裏的居民都經歷厄爾尼諾、午夜夢迴、睡不安寧、同室操戈。雖然他經常說,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但主人啊,你令我實在太矛盾了,因為,我的自由意志好像常常跟你的自由意志相違背。你可有法子嗎?把你的腦袋放在我這裡可會讓我得到你同樣的智慧嗎?

唉,很可惜我這番安慰的話,絕對沒有貼堂的機會,不然,人家便可知道我家高貴的主人,原來可以說出這麼高貴的芳言。

你也請勿怪責我堆砌矯揉,我的思潮作動之時,你可曾有過嗎?而且,又可曾見過有何家才子用兩器執筆嗎?

(... 哎呀,何解每次執筆時總有洶湧澎湃、江河缺堤之感呢?)

13 comments:

Justin said...

超鍾意呢篇!!!

ondog said...

此屁很響~~~~~~~~~~~~~~~~~~~

Derek said...

^^"

怒火眼睛 said...

掂, 貼堂之作!

Hana said...

這是最好看的屁話!

Yun said...

很有zz最近在事記的影子呢。

希望早日雨過天晴。

火鶴 said...

哦.. 原來你嘅壓力係呢D, 唔怪之得呀怒火媽會同你講: 爆咪爆囉, yo, 駛乜驚.

samsara said...

好臭,好臭!

CM哥哥:覺得自己係服侍緊隻豬,世上最令人痛苦既莫過於此。

Oh,其實豬係好聰明&乾淨既,依個只係比喻,豬仔唔好嬲我。

c.m. 的屁 said...

各位,今日主公尚於九霄雲外,其腦袋已暫交本部使用。

側田: 我主公成日都話鍾意睇你寫d野喎。好有青春氣息。

On哥: 那當然!我一直就在你耳邊。

Derek: 主公特別要我告訴你:^_^。(唔該可以幫手抹抹)

怒媽: 主公經常提起你。但貼堂嘛,還是貼我的臉上去更令人回味無窮。

冰!: 嗯,那我可有點尷尬了。我嘛,多數人是拿來錫、拿來聞、或拿來... 你喜歡看,我叫主公替我拍一張照給你好不?

云: 原來我像zz的屁。(主公的腦袋插嘴:像你個屁!zz寫得比你好多了!)

鶴: 主公話不放不快喎。

香姐: 主公傳話,感激。所謂近朱者赤,近屁者臭,你都係同你服侍緊果個保持安全距離好d。

Karen (Sze) said...

辛苦您呀! 主公!

>>可曾見過有人用兩器執筆嗎?

我咪係lor!

>>很可惜我這番安慰的話,絕對沒有貼堂的機會......

學渣估先生自資出書啦!

c.m. 的屁 said...

>>我咪係lor!

嗯... 米住,我記得你,主公話過你係女仔黎既。所以呢,我好難再反問你... (你知兩器係咩黎架?)

>>自資出書

我家主人好窮,又唔想出賣我,所以,無錢。

阿5 said...

我屁! 如斯屁話, 又響又難頂!

c.m. 的屁 said...

我主公的屁你個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