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19, 2008

地方政治 (1)

CK兄講及辦公室地方政治。(喔,原來好耐未寫過呢 d 公司野)

按照個人經驗/理解,辦公室政治涉及權力的分配、使用、爭奪。也涉及權力的「認受」。當中很多管理者只著重前者:爭奪和分配,而缺乏對於後者:「認受」的注意。(雖然如此,"認受"部分暫且不表)

一般情況,管理者都有自己獨特、難以模仿、也難以改變的管理手法。雖然很多理論及研究指出,一個管理者應該在不同的情況作出不同的反應,或採取不同的管理/領導風格,但除了那種無從觸摸、虛無縹緲、前言不對後語的管理者之外,一個有效的管理者的風格大多一致。就算這些管理者亦會因時制宜地變更風格處理不同人與事,但其管理目標仍會按照其「性格」而使其行為趨向貫徹。

我在CK留言中最初的評語「管理不是主因」。倘若再明確一點地說,應該是「管理者不是主因」。雖然管理者有其原因,但每每在解決辦公室政治期間,大多把責任「首先」放在管理者、或上司、或老闆、或「搞事者」身上,於我個人經驗來說,那「絕對」是一個原則性錯誤。這個錯誤,算是一個頗廣泛(prevalent)的 Urban Legend。

管理者可以按照情況改變自己的風格去處理人和事,但辦公室政治並非這個人和那件事這麼簡單,而是涉及整個運作模式。雖然傳統上,很多管理者一直尋求「管理辦法」去處理這些政治事件,可是,因為這些事件不斷重覆發生,這裏解決了一個,那裏又誕生一個,這種沒完沒了的事件之所以這麼惱人,其實正正提示管理者所採取的人事管理辦法並不有效。之所以不有效,並非管理者本身管理能力問題,而是因為處理這些人和事,根本與自己的性格不符,導致處理後,其結果將因為與自己的性格相衝突而使各種政治事件成為心中一條條拔不走的刺。而這些刺,將讓管理者放棄管理辦公室政治和人際衝突。

但是,以上只解釋了管理者在責任來說上,只是被動角色。我想說,他們「有時」並非責無旁貸,而是有心無力。勉強處理而成效不彰,非戰之罪也。(雖然很多人並不知道自己正在勉強,但此乃人之常情。)也所以,我在留言中說「管理並非主因」的意思。

自然價值 vs 期望價值

最重要的原因,在於「自然價值」(意指 Natural Value,暫用此詞,如有更合適者,敬請賜教。有人認為應該採用 Core Value;但 Core Value 或只代表公司現有的核心價值,並非一個自然而理想的價值,約向等於以下所指的期望價值,所以這裡不建議使用)。

地方政治也好、山頭主義也好,政治角力的一切源頭來自「價值觀」和「利益」,而非人事管理的深度、力度或重點,甚至不是來源於老闆管理手法。

這個價值源於客戶目標,什麼樣的客戶目標會引出不同的產品、服務,繼而帶出不同的公司架構、工作流程。這些架構流程,就會帶出不同的 「自然價值」 或所謂意識形態。

若某公司性質為美容,其價值將源自「靚」。尤其「不惜一切代價的靚」,就帶來進取性、浮誇性、以錢掛帥的自然價值。何解?因為顧客可以不惜一切代價。

若某公司為製造業,假使客戶非常重視品質,那其價值將源自產品的質量。優越的質量,就帶來合作性、互補性團隊的自然價值。因為高品質必須依賴合作性流程。

但倘若老闆的自身價值與公司的自然價值不能協調,那將會導致衝突 ~ 性格和管理方針的衝突。

期望價值 (暫用此詞,如有更合適者,敬請賜教)

可是,期望價值,以中小企為例,大抵源自老闆,從老闆的性格伸延出這個價值。老闆在創建自己企業的時候,往往基於自己的性格去制定一套盈利及營運模式,在建立營運脈絡的時候,亦會以符合自己性格作決定的標準。

由是這個期望價值,最理想的情況,當然與客戶所啟發的自然價值相符。

但很多時,老闆有自己的一套期望價值,而員工也有自己的一套期望價值,兩者相近當然理想,但之所以產生政治角力,其中一個原因就是部分員工的期望價值,比老闆或上司更接近公司的「自然價值」。

尤其距離老闆越近,員工會更接近老闆的期望價值;越遠,則可能表示,員工其實更接近公司的自然價值。這也是為何我們經常說要聆聽前線員工。

自然價值本身含有一個指導性的意義。倘若公司不朝著一個合適的方向或手法,去培養一個與此自然價值相符的核心價值,各式各樣的不協調便會隨之產生。

在生產製造的地方引入劇烈競爭,在進取銷售的地方帶入繁複的操控程序,無論這些政策如何能為流程、盈利帶來好處,當員工所體會的境況與工作本身的自然價值對立時,人事衝突自然產生:一派按照老闆期望爭奪、分配、使用權力;另一派按照自然價值爭奪、分配、使用權力。當遊戲規則不一致,人事關係便不容易協調。若先不理清“自然價值”,然後才配置合適用人政策,管理者對於辦公室政治只有無止境的付出。

所以此乃非不為,實不能也。

以施永青對於中原的管理方針為例,個人看法是,若按照他日常所寫的 AM730 專欄來看他,他大抵對於不義之事應會多介入,可是,為何不積極介入自己公司內的所謂「不義」的事呢?反而容讓他們自行走位?我覺得,其一重要原因是他清楚自己公司的營運模式的自然價值,既然他自己的性格與自己公司根本不大相符,自己的參與,只會礙事。老子的《無為而治》,其實讓他對於中原的自然價值獲得一個重要的啟示。

雖然小弟過往曾以「利益」作為此來源的最重要解釋(尤其於商業機構內),但若觀察同一個部門或管理單位內的政治情況,同事之間,尤其欠缺權力的一方,會較容易放棄自身利益而去換取和諧。但當價值觀出現對立而無法磨合的時候,政治角力雙方的關係,才真正出現決裂。

或有人不同意...

在用人之前把合適的人放進該崗位便不是可以嗎?

是,但不全是。管理者對於管理下屬的責任,部分只是主觀願望。

1. 因為很多管理者只知道崗位需要怎樣性格的人,但不知道公司價值、流程。

2. 容易嗎?不容易。正如 Mani 事件 (1), (2) & (3),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把競爭性的人放進一個只要求合作性的流程裏。

3. 為什麼不容易?因為不應相信自己的管理專長是全方位的。正如之前所說,人的管理專長,受限制於基本個人管理風格;此風格,源自個人性格。而性格,幾乎於任何情況都不變。

管理的付出 - 對 CK 一番話的個人感言

我之所以最初說不是「管理」的問題,原因是,人(不是單單指一個人)之管理能力必有一定極限,其中對於其他人的性格的判斷,更非任何管理者所能駕馭。不認清、接受這個「極限」的想法,只會逐漸進入“micro-management” 的境地。

1. 過分著重自己的管理能力,會可能忽略自己的性格和公司/獨特單位的自然價值,即忽略了 what the core value should be in its natural state.

2. 倘若 branches/前線的自然價值是進取性強的,give them more freedom。學施永青,減少作判官。

3. 若講求通力合作,則多一點引導或監控,不要跟足施永青。

4. 若想盈利與和諧兩者兼得,問問自己:此乃魚與熊掌乎?

我不敢貿然下結論說,不符合公司自然價值的機構或工作單位,會對公司盈利帶來負面影響,但必定更容易帶來人與人之間的衝突。可是,CK兄,你自己的兩片耳朵又受得住嗎?

結語

其實小弟的結論也應該很明顯:員工正受兩股以上不同的價值衝擊,一個源自老闆/上司性格(即期望價值),一個源自最佳營運/盈利模式(即自然價值),甚至還有一個源自公司現有核心價值。老闆/上司性格只有一種,但不同部門又有不同的自然價值。衝突,嚴格來說,是一個自然問題,不是一個管理(者)的問題。誰能克服己心,心中就不會視衝突為問題 --- 像施永青。

11 comments:

Samsara said...

哇,唔係放假都真係唔會睇得完。

我覺得中小企呢既公司文化,真係個老闆個人性格既延伸,會將老闆無論優點同缺點都放大出來;而中小企要突破,其實係要老闆個人既成長同突破...我睇咁耐,其實都唔係好肯定到底係乜野問題,但係好明顯已經出現pattern,類似既人事問題一次又一次出現,咁既係話,有d問題真係未解決。

係乜野問題呢,怕且都係要老闆自己摸索,不過,我都覺得唔係管治能力既問題,而係一d更深層次既性格喜惡問題囉。

CM哥哥係未仲會寫地方政治?我都想知點樣可以好好地管理remote office呢!

C.M. said...

香妹:

(我都唔知自己搞乜化簡為繁,寫到水蛇春咁。)

中小企要突破,其實係要老闆個人既成長同突破...

你講得真係好啱呀!

你話pattern已經出現,係咪指你公司呢?若果係講你自己公司,或者你可以留意雙方為咩事產生相同問題(e.g. 衝突)。我今篇所講既,係你可以留意兩者既價值觀,例如一個為「老闆」,而另一個為「公司」。如果正面d 同簡單d 去解釋,老闆同公司既分野,好多時就係同事間衝突既原因。

尤其是係我剛才所講既情況,呢個問題,當然要老闆自己摸索喇。但其實我相信唔少老闆都清楚呢個情況,不過呢,佢地會係不自覺既情況下,基於自己個性格而作出「非理性」或「非純商業角度」既處理辦法。

你可以嘗試問下自己有幾多次你因為老闆作出一個明明有利公司既決定,但遭到老闆否決而唔開心?

呢個問題就反映左各方「價值觀」既差異。

地方政治,我諗應該會再寫多d卦,不過未必可以幫到你喎。

(後後記,其實呢篇亦補充左《兔子和狼》系列為何以「利益」角度處理衝突。)

安諾勿斯 said...

拜服、拜服。

小弟讀畢cm兄大作,心情起伏,思緒扎亂,有萬千念頭腦海裏浮現,在小弟處留下扎記,誠蒙賜教。

Karen (Sze) said...

本來呢, 想為聖誕節那篇寫番續集, 但係今朝見到您呢篇野, 唔寫唔得!

又, 安生同CK那篇, 今朝睇埋, 唔介意的, 一併去講下。

讀management的, 點都學下分析箇中道理, 所以容我稍遲回覆吧。

seikomatic said...

C.M.

Some puts “Survival and Growth” within limited resources as the basic values (BVs) of any corporate if you believe that they are in fact, organic in substance, which means they will eventually see its own demise if not properly maintained and upkept.

My BVs does not coincide with your idea of自然價值, because mine will not vary according business nature nor management attitude.

I’ll attribute disputes arising within any corporate to two fundamentals, namely, the fight over scare resources and secondly as difference in interpretation of the BVs and prioritizing resources to achieve them.

On second thought, there are also misalignments in BVs on the corporate and personal levels, creating uncertainties and undermining the judgment and behavior of individuals within the corporate.

Management attitude do have direct impact on resolving/encouraging such disputes and the success or failure of the management is to foster and create a common place within the corporate, where misalignments are compromised to minimal.

C.M. said...

安兄:

嗯,小弟大概會如此想象你個心情... 作為打工仔,明明有人搞事,點解 CM仲會寫篇咁野... 佢好似覺得呢d 辦公室政治唔係一回事播... (容小弟再回覆你)

Karen:

聽到你話唔寫唔得,真係心都甜哂。等你。

精工:

What a brilliant idea, Seiko! Your BV concept is very very similar as the natural value (NV) concept in this context. If my understanding is correct, the primary difference between the two concepts is that BV needs to be sustained (Theory X) while NV self-sustains (Theory Y). But to certain extent, BV and NV are entirely different concepts. I perceive that BVs are values what people holds for the company while NV is job/operation/business-oriented values that people holds for themselves.

I totally agree to your attributions towards disputes. Here NV focuses on the second difference you've mentioned.

And I surely agree with you that management attitude/effort/involvement is crucial in resolving conflict and aligning people to a common value.


不過,何以小弟會這樣說:「最重要的原因,在於自然價值」?而不是說在於管理?

小弟不是說 BV 的不一致或管理者態度不是重要原因,兩者其實重要,不過不比自然價值重要,分別只在於:有沒有留意到。

很多管理者只留意到兩者,但沒有留意到工作/營運模式中的自然價值。就正因為沒有留意到,所以才最重要。

任何一個管理者,甚至普通員工,都會見到搞事者之不是、管理者之不公、上司之不濟。但重申,因為工作/營運模式中包含了自然價值,所以任何一個人在這個崗位工作都會自然出現一種獨特的態度去應付自己的崗位。

可能是一個銜頭、一些其他類似公司的做法、或本身過往的工作經驗、或自身對於商業環境的理解、甚至是對公司前景/計劃的評估(這個並非管理者獨有的評估,普通員工也可以有),凡可以影響到員工本身對於工作模式、與同事相處模式、與客戶/供應商溝通模式等等的任何層面,都與自然價值產生互動 - 或in phase 或 out of phase。

假設所有人都會自然投入工作 (Theory Y),(這個現象其實可以從員工新入職的初期最為明顯,這意味著每個人其實都希望從工作取得滿足感),那便自然按照自己的理解和經驗去適應工作。但工作本身有自己的自然價值,會選擇什麼人最適合此崗位,磨合期間,便出現衝突(不論內在,還是與其他人上)

而這篇之所以尤其關注辦公室政治衝突,原因是,所有人面對好像留言者所指的尊重/不尊重同事等情況,判斷可以很明顯。但是,倘若涉及自然價值的時候,管理者要判斷誰是誰非,才是最被忽略,也是最難下決定的。

政治之難,在於看不通。

seikomatic said...

always enjoy knowing something new.

C.M. said...

You really broaden my views. Thanks, Seiko.

安諾勿斯 said...

多謝cm兄留意小弟o既文章。從cm兄o既回覆,cm兄大約都get到小弟七成o既心情,請容許小弟講多小小。

見cm兄講o左大堆OB o野同施老闆o既無為而治,小弟就覺得cm兄講得宏觀、長線、化o左d。用黎開解ck老闆就perfect,不過對眼前o既問題就好似冇乜實質o既幫助。

講真ck老闆間幾十人中小企未必係時候用施老闆果套無為而治(organic organization)。有時micro一d未必係一件壞事,特別係中小企老闆。中小企得唔得好睇老闆,有實力o既老闆,再加上做事親力親為,間公司o既value就容易show到同埋keep到。雖然大家未必認同,但係小弟都係想係唔同角度俾d idea brainstorm吓。

至於辦公室政治,小弟o既point係—政治唔係壞事,可以係一種工具,好視乎老闆點用。只要能夠令公司得益,「黑貓白貓,捉到老鼠就係好貓」。

C.M. said...

安兄:

係架。對於眼前既問題真係無即時既幫助架。你講果d 反而仲有用。尤其第4點,非常重要,好多老闆只看到一個candidate做唔做得野,又同時以為內部衝突小事,之後請人番黎先發覺大件事。(人治部請人做得好唔好,其實好睇老闆要求請d咩人,人治部真係難做)

不過咁,就CK兄個情況而言,其實佢已經採取緊一d短線措施去避免同政治產生正面衝突(例如拒絕聽部分人投訴等),而且我並非insider,不能提有效建議。

而且,我從來唔相信政治係一時三刻既問題,過分著眼眼前問題,會消耗精力去解決政治既深層問題。作為老闆/管理者,我覺得最重要還是要深思政治背後的原因,否則只有沒完沒了地消耗精力。人數少,Micro一d當然可以,但當你發現一個有三十人既老闆要牽涉入兩個人中間的時候,其實他將很可能會再牽涉入其餘28人中間,那絕對是超micro。除非老闆適時懂得走避,否則所有時間將會因為最初兩個人既衝突,而喪失自己既自由。

你提到施永青既無為而治...我認為,真心認為,坊間對於他好像撒手不幹的管理,就是無為而治,他好像覺得可以用在那裏都可以,我想,這是數個大誤會的綜合體。

1. 他的無為而治是條件性的,他自己也清楚,只是他沒有說明 - 其中一個條件就是他所屬公司的行業,其自然價值屬於競爭性、政治性,而非官僚的。(這部分,小弟於2部再表)

2. 他好像不在乎運作,不在乎政治,不在乎操控,好像如此就是無為而治,其實不是,他在努力的改變價值。想想他每篇文章,其內容全部都是在表示價值,此刻他作為大老闆最重要的工作,不是參與營運,而是建立價值。

3. 中小企老闆也一樣需要建立價值,否則政治爭拗沒完沒了。若有認為中小企老闆建立價值並不值得,不如應付眼前衝突,我想,這個老闆必定不能成就大管理。正如你說,「有實力o既老闆,再加上做事親力親為,間公司o既value就容易show到同埋keep到」,很對。

4. 但建立/經營一套價值,並非順利。老闆當然應該糾正自己早前的錯誤,解決現有衝突來彌補,我可是非常同意的。但作為打工仔,要糾正錯誤,已經是難事,何況老闆?我今次寫的,就是因應老闆/管理者們這方面的難處而提出的。

5. 請恕小弟未曾從員工角度出發,講出如何應對政治。若我說我懂,那絕對是騙你的。就算有另一個人說他懂,他只懂得應付他現在的處境,到了其他地方,一樣PK。玩火者必自焚。自焚的地方,不是公司的權力,而是自己。

6. Organization 必定是organic 的,(organic organization 不是完全的無為而治),否則不能發展,不能成長。第2部將會解釋。

>>政治唔係壞事,可以係一種工具,好視乎老闆點用。
>>黑貓白貓,捉到老鼠就係好貓

完全同意。(關於黑白貓,第2部會再補充,麻煩你指點下小弟)

C.M. said...

安兄: hehe,小弟癮起,寫多左,仲錯漏百出,抱歉抱歉。

下次小弟會嘗試借用某大型連鎖流行時裝店既高層既看法,係第2篇講下某論點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