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30, 2008

黑天鵝與法治(?)

我閱過 Justin 再寫黑天鵝,除了對 Taleb 本人多點了解外,最初其實無甚感想。

不過,因為想起歐美兩地的某些差異,方才引發了小弟一些聯想。過了幾天,法興銀行事態發展讓小弟只能作個事後 justification。

我的意思是,Taleb 之作,很明顯有一個中心思想:隨機性 (Randomness / Probability)。

但我認為,這個中心思想徹底誤導了讀者有關他心中的黑天鵝是何種模樣。黑天鵝之出現,根本「不在於」隨機性。

隨機性不會帶來心理上不可預期的震撼或衝擊。因隨機所引起的事件,只會帶來失望、憤怒或狂喜。我這樣說,不是偷換任何概念。

在賭桌上,一次能擲出圍骰的機會,只有三十六分之一。就算一個人因為一次圍骰而輸掉整副身家,也絕對不會帶來震撼。

黑天鵝之出現,在於 Expectation。因為與自己 Expectation 不符,甚至與個人期望徹底相反,所以才會產生強大的心理震撼。

或許我這樣說是多餘的,但,如果你同意既然黑天鵝的動力源自 Expectation,那又與隨機性扯上什麼關係呢? Isn't it "fooled by randomness"?這是我看到 Justin 個 post 之後第一個感想。

接著,就是 Expect 什麼。既然黑天鵝源自 Expectation,那人們必定有所期待,或人們對於某些事物「非常放心」。

因此,就出現小弟第二個感想,也是該留言的意思:「法治精神」。

從 Taleb 所寫的背景看 Taleb 心中的黑天鵝,於我理解,其實只是反映「美國人」心中的黑天鵝,而非其它地方國民的黑天鵝。而接觸到這種黑天鵝的國民,他們的眼目就是對本國「法律」,或「制度」的期望。

因為有這個對於法律和制度的期望,因為對於本國的法律和制度是如斯放心,因為建基於自己忠心的國家所給予的信心,所以這個黑天鵝才可以形成。沒有這個期望、放心和信心,Taleb 這本書,根本無法出版。(Taleb 支持者,歡迎插眼提點小弟)

而這個期望放心信心,亦形成(或反映)其「法治精神」。Without the Law they trust, without the government they rely on, there won't be any Black Swan. Won't be any.

那又與法興事件何干呢?法興之例子,或許小弟觀察過分武斷,但可以看出歐洲人對於此事似乎並無太大反應。倘若發生在自認為制度健全的美國,我想,肯定是另一只黑天鵝式的危機事故。這些最後的感想,雖然已經記了下來,但今天不再打了。因為太夜,已經被人黑天「鵝」喇,改天再續。

5 comments:

Geoffrey Kong 江貴為 said...

小弟有點淺見——黑天鵝亦可能同民族性有關。
歐洲人處事、對事一般較冷靜,一般見識較廣,唔似得美國人咁sensational咁誇,又往往自以為是,你睇美國同歐洲對付恐怖主義嘅手法就睇得出啦!

火鶴 said...

小豺狼,
圍骰嘅機會係二百一十六分之一.

C.M. said...

江兄:

民族性... 不錯不錯,小弟現在所說的,與此意思略同。不過,小弟往後再想到的情況,大概會覺得黑天鵝將在歐洲出現(?),將於小弟下次寫的一篇再述。

鶴兄:

呵呵,係播。原來我一直理解既圍骰其實係“全圍”既意思。多謝。

Samsara said...

只睇左Fooled by Randomness,Black Swan應該係FR既延續,睇FR啦!勁好睇。

C.M. said...

Roger t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