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3, 2008

純品女孩

我偶爾會跟一位純品女孩通訊。 她的純品,從她字裏行間可見一斑。她的純品,兇猛如空手道、流暢如太極拳、詭異如蝦蟆功,集各派之大成。不幸地,她諸事纏身,閒事不宜,否則若有緣被她見我如斯跳脫的形容,她今天可必要我的腦勺開花。(「不幸」的是眾看倌,今無緣見我焦頭爛額。)

希望這位機智堪比管仲樂毅的小黃蓉,會逢凶化吉,化險為夷。

不過,今天我又想談談另一位近日認識的純品女孩。

她用一種很特別的方言跟我說話。其文,只是衷心希望我們能夠在這個天地互相尊重;其意,可不是單單打打,弦外有音,而是一種落寞,好像在這個天地找不到可信任的人一樣。這個方言之所以特別,不關乎我自己是否得信任與否,而在於這方言原來是那麼的熟悉 ~~ 曾幾何時,這種方言我可是琅琅上口。

純品的小妮子啊,你的獨特,人家不能玷污;你的堅定,神不能拒絕;你的將來,誰也不能束縛。

我很想跟這位新相識的小妮子說,願祝福經常陪伴著你。

還有,我是一頭披著驢皮的騾,我驢皮底下的狼騷味,只是用來掩飾我黔騾的技窮罷了。若不信,試問問小黃蓉和其他人吧(尤其技窮的那方面)。若你信,把落寞的方言換作開懷的來待我,我會很感激。

10 comments:

Karen (Sze) said...

我想, 那兩位純品女孩, 應該不是我吧(尤其係"機智堪比管仲樂毅的小黃蓉")!

您未見過我, 很難想像我是怎樣的女孩----是否純品, 遲些約到見面您才會知。

唯一的係, 年尾流流, 諸事纏身,閒事不宜。

"用一種很特別的方言", 若干年前, 當時還在和他感情轉淡的時候, 琅琅上口, 到今天, 別人講這些話, 我聽得懂。

在金庸小說女角中, 我反而覺得自己有少少似趙明(敏)。

samsara said...

CM哥哥:

Well,黃藥師個女,又會有幾純品?蓉兒除左靖哥哥之外心目中無第二個人,連天真既同門師妹傻姑佢都諗過要殺...

純品依兩個字,可圏可點...

Hana said...

>她的純品,"兇猛"如空手道、流暢如太極拳、"詭異"如蝦蟆功
啲字眼點拉得埋純品度講呢???
又:我間廠果啲女工如果太蠢教极都唔識(返工唔識做野,放工做野唔識用袋),我哋就話佢太純品架啦。

C.M. said...

Karen:

嗯... 我相信你呢,應該比趙敏純品囉。(我見到趙敏呢種女仔會面紅架。)

那種方言於我,雖然已成過去,但回頭發現,我覺得是上天今天賜給我的一份祝福。

C.M. said...

香妹:

嘿,比起郭靖,當然...嘿喇,但比起我,嘿嘿,當然純品喇。

對住班生番,查實你都好純品。(妹妹仔,你搞掂果班生番未?)

C.M. said...

冰冰:

哈,我形容得係咪好貼切呢 ~

>>唔識用...

又,既然你咁專業,我就會話冰冰呢,純品如女工個主管囉(拿,你唔好趁呢度三娘教子,問我係呢句咩解呀)。

小黃蓉 said...

你睇你,都話你架啦,寫啲嘢成日都咁深、咁隱晦,好易令人捉錯用神架嘛。

我以為"純品"呢個形容詞係阿媽果代先會用嘅添。嗱,你讚我嘅,(你係讚緊我個可?)唔理真定假,我都受晒架,因為我計落點都係我有著數。咁,我仲點會要你的腦勺開花呢,講到我咁暴力,影響我形像呀!

多謝你記得我!

孱仔 said...

現實真的會有那麼純品女孩出現在身邊嗎?我覺得遇到一個經已很難得。

C.M. said...

嗱嗱嗱,你又睇下你!又係大庭廣眾面前話我呢樣果樣勒!

嘿,我知你成日搵我笨架啦,明明講得好好地又吞吞吐吐,搞到我失眠咁滯。你!嘿,化左灰都記得!

C.M. said...

孱仔(?)爸爸!

嘩,又一個帶女泊客,開心開心!

小弟認為遇到純品女孩一點都不難,難只難在是否有心發掘她們純品之處。你說,你的小女兒純品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