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0, 2008

戰爭意識 (3)

承上集)何以會提起戰爭意識呢?原因是這種意識很難擺脫,而我也一直跟此意識成長。

一旦勾起戰爭意識,思緒和一切的決策便很容易流向「會戰」的方向,即以對手的失敗視為自己的勝利。小弟過往的不少上司與老闆,都是「因為」存在這種戰爭意識,而使不少機會白白流走,也使公司經常陷於兩難的局面。

雖然戰爭意識有其鼓舞上下的好處,但其危險性是潛在「報復」(Retaliation)心態。報復之意,就是不惜代價以對手的失敗為目標。

報復,於國語或普通話,與「包袱」兩字非常接近。而實際上,包袱就是寄生在報復之內。

先不談「良心」為何物(尤其小弟沒法、也沒資格談良心為何物),報復之所以成為包袱,若從戰爭意識去理解,其一可能是因為啟動此意識之前,並未考慮到「戰爭的目的」。

無論同意與否,於我,戰爭的第一條定律,乃指出:戰爭的最終目的,是要達到和平

「所以」,我之前只曾提及路線、工具、手段,並未提及目的,因為戰爭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達到和平。

一般盛平策略,會有不同的目的。但戰爭策略(於我),就只有一個面向「和平」的目的。達到和平,方可走其他的路。

而若想為以上此一定律加上一個比較可行的(或比較現實的)修正,或許可以改為:戰爭的目的,就是達到一個較為理想的和平(正如Liddel Hart 所曾指出的)。

忘卻此一定律,就會改變了戰爭的方向和路線,進入了為戰爭而戰爭的循環。其得其失,並非計較資源的虛耗,而是在乎戰爭的「價值」有否彰顯。

(將戰爭意識理論化有咩用?我唔知喎。理得佢,風乘火勢,下次再續)

題外話 - 我自己的戰爭意識

處身人治環境,戰爭意識多是以心理性(Mental),而非物理性(Physical)體現的。

幸好,大概自己還對戰爭意識有所警覺,所以對於採用「攻擊」的時候,都會秉持一套 Negative Feedback 的準則以免被戰爭意識所纏繞。這套準則並非公義、良知、Integrity ... 而是......

... 所以,就算好似先前話要向 DaDa 報復,我所採取的「攻擊」,都會附帶這個準則作為管束戰爭意識的繮繩。

DEFCON 3Bravo 終於開左 Blog 喇 - http://clinical-neuropsychology.blogspot.com/!)

7 comments:

獅子皇 said...

睇哂三篇‧‧‧err‧‧‧好複雜咁喎,究竟講緊乜呢‧‧‧真係書到用時方恨少。

不過都係要多謝 CM 兄,係你度都學到唔少野,對好多事有左新既睇法。

不過呢一年有個下屬令我好頭痛,冇乜辦法搞得佢掂,好煩惱。

C.M. said...

皇兄,

咁有心,真係抱歉。

查實戰爭意識個道理好簡單,只係我詞不達意遮。不過呢個道理又好似好多人忽略左咁。至於我心目中個道理係乜,其實唔重要,反而看官自己睇到乜就更重要。

講白d,呢三篇戰爭意識講既重心,係究竟人生/工作目標,無論長期短期,若競爭者只有少數,例如一兩個,咁我所講既戰爭意識就大有機會產生。人若處於戰爭意識,競爭者已經唔係競爭者,嚴格黎講,甚至可以叫敵人。

當敵人出現,人既處事方式就會改變。呢個改變,亦係小弟想帶出既信息。

不過,我暫時並唔能夠完成第四篇,嘗試講下應用(因為我已經冇左所需既殺氣)。但我仍然認為,對於個人而言,留意自己戰爭意識處於咩狀態(此即強調,戰爭意識並非一定係壞事),面對某d事情就可以更從容處理。

(又,你真係好客氣。若果連你都認為下屬麻煩,咁小弟諗個情況都應該幾兩難。唉,祝你順利喇。又又,有機會同我地分享下都得架。)

余若虛 said...

嘩,點講好呢...

人類既生物性好多時就有好勇鬥狠既本能,因為以人既認知係資源有限,所以一定係多隻香爐多隻鬼;大家都將呢個世界睇成係一個零和遊戲既時候,戰爭意識油然而生。

政治本來就並非咩負面野,負面價值係人賦與佢既。國父話政治就係管理眾人之事,僅此而已。你所講討厭辦公室政治既人,大部分其實不知政治為何物,以為政治就係拉攏、結黨、拉一派打一派、巴結上司欺壓下屬...云云。

即係,可能,唔知我咁理解有無錯:懂政治既人,可以係規限以內,以最有效既方法去處理問題。

至於HRM既演化,我非常同意。一門學問唔quantitative,好難普及化。唔quantitative就係無數得計,無論係商業上或學術上(尤其前者)都難以衡量成敗,以學術往往亦為商業效勞。

若虛唔肯定我知道你所講既planning有無特別含意。我純以字面去理解。以往我都曾經認為planning費時失事,死板之餘又唔能夠應付無數個不斷變既variable。但爾後若虛開始明白planning既用途係在於制訂方向,與及係某啲情況下既應變方案。有左planning你會明白自己應該朝邊個方向去行,而一但最差既狀況又如何去拆解。整個planning只係一個框架而無細節,細節係留返遇到件事既時候先去諗,因為你無可能anticipate到哂所有variable,只有到時先有資料作最準確既決定。或者呢樣就係你所講既visualization。

余若虛 said...

戰爭意識一旦出現,雙方就進入零和遊戲,領土上你得即我失。而戰爭既是為和平,當你並不相信你敵人有善意之時(敵人,自然亦不見得有善意),惟一既方法就係令佢無翻身之力,要佢一舖打柴,既係unarm佢。大部分人都會咁諗,只有卓越政治家才懂平衡之道(俾斯麥為其佼佼者)。所以戰爭一開,好多時都係戰到一兵一卒;而雙方以為零和只係領土上,實際資源上永遠係雙輸。

好多人認為呢個世界係零和,其實不然。期貨巿場係零和,因為贏家贏既就係輸家輸既,中間並無生產。股票巿場可以增長,達致整體資產增值,係因為人類不斷透過新技術去更善用僅有資源以增加價值。個餅其實一路大緊。

C.M. said...

若虛兄:

>>大家都將呢個世界睇成係一個零和遊戲既時候,戰爭意識油然而生

果真厲害。等小弟又從呢個方向諗下先。

>>懂政治既人,可以係規限以內,以最有效既方法去處理問題。

完全同意!

>>Planning...

其實真係冇咩特別含意,雖則,亦以某人為目標聽眾(果個係阿Moon),而且小弟個意思就大致同你講既無分別勒(尤其制定方向呢個意義)。多謝曬。

阿Moon佢呢,唔太鍾意做planning,亦唔鍾意同我傾planning(我認我係囉嗦少少),但經歷過好多次不大不小既人生surprises,都開始明白事先有個計劃,無論之後事情變化會係點,個人都輕鬆好多。而且,兩個人事後唔會咁多拗撬。(咁又唔代表完全冇既...)

>>只有卓越政治家才懂平衡之道(俾斯麥為其佼佼者)

舉腳贊成!

近代就以Churchill作比較,雖他亦被眾多學者稱為卓越政治家,但小弟真的不敢苟同。Bismarck 目光放在德國統一之後既和平,但Churchill 則只有戰爭意識。坦白說,小弟的《戰爭意識》便是以邱吉爾作為藍本。

(呢part純粹呻下)雖然歐洲二戰乃德國所發動,而歷史大部分以邱吉爾堅持的強硬政策,以至最終打倒納粹,表明邱吉爾的(所謂)遠見、(所謂)不屈不撓精神以及(所謂)卓越政治家的典範,不過...嗯... 好似好長氣,下次先再講。

(零和...)

bravo said...

Again, happy to read your excellent passages. I guess that revenge stemmed from some easy habits of doing the opposite whenever one meet unfavorable treatment. To slash back is the easiest natural tendency, I guess. Of course, one can analyse the dynamic underneath in terms of personality traits; the easier way is to look at it in terms of the ability to inhibit habitual responses and mental flexibility. Try to polish these mental abilities may help.
Happy weekend.
Cheers
Bravo

C.M. said...

>>To slash back is the easiest natural tendency, I guess.

Like a pendulum?


>>the easier way is to look at it in terms of the ability to inhibit habitual responses and mental flexibility.

Tha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