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17, 2008

戰爭意識 (2) + 地方政治 (2)

睇左 CK 篇頭痛文,以及阿鎚果篇《自己到系統到無為》... 嗯,我諗,正好了結上世紀自己果篇《地方政治 (1)》其中的一個尾巴,以及繼續少少上次個戰爭意識。(...搞到好似好繁複咁)

為免筆記過分冗長,今次計劃長話短說,嘗試以一百字之內完成每一個小段落。

****************

前日終於破天荒膽粗粗去Amazon訂左兩本書,一本英譯版Infanterie greift an,另一本係Kesselring既memoir。之所以係膽粗粗,因為一,首次上網用信用卡購物,二,事前未曾向上通報。

聽講,IGA 係一本好technical既書,但好想借此了解一下咩叫“surprises”。而希望本memoir可以鍛煉我分辨真實與虛幻(既記憶)。

「攻擊」係戰爭意識裏面其中一種可以幫助防禦者保持不敗既元素。單靠防禦,無論戰爭策略如何緊密堅固完善,必定有被滲透既一日。無論係 Belisarius 定係東晉符堅,無論如何以寡敵眾,都是在適當時候採取「攻擊」方能使戰局產生決定性影響。

然而面對 HannibalFabius 採取了後世所稱道的「避戰策略」(Fabian Strategy)去有效抵消漢尼拔的戰術優勢,但同時亦為 Fabius 帶來政治失敗。

「攻擊」與「避戰」(或消耗戰)兩者在時間性的分別,好像弦外之音暗指 CK 個頭痛情況。不,這裡並無此意。但話雖如此,我想談的,只是兩者共通點,而非分別。兩者正好代表戰爭意識中「攻擊」的含義,並非「攻擊」對方的主體,而是攻擊對方長官的「心靈」

攻擊對方長官的「心靈」,就是Liddell Hart 在其書 《Strategy - the Indirect Approach》的主旨。

若戰爭意識,只在乎「物」(Materials)而非「心」(Minds),那要從強橫的對手取得勝利,必定要付出很大代價。這些代價,包括自己的「物」和「心」。

****************

不如講政治。

咩係「政治」,先唔好怕我講到一舊舊,咁就用Wiki個解釋

1. Politics is the process by which groups of people make decisions.
2. Politics consists of "social relations involving authority or power"
3. ... and refers to the regulation of a political unit
4. ... and to the methods and tactics used to formulate and apply policy.

由我個人去了解,政治並無任何負面意義。再伸延至辦公室,那辦公室政治同樣並無負面意義。

然則我覺得點解好多人都話好憎office politics,我好主觀地認為,佢地主要有三個原因會咁覺得:

1. 有人淨係玩政治,但唔做野
2. 我唔識玩 (所以潛意識中認為任何人都唔應該玩)
3. (查實)根本唔知辦公室政治係咩

我會好單純咁去理解辦公室政治個意義同埋佢點解出現:因為 Rules 唔夠清晰,又或者d Rules 執行不力。

作為辦公室一員既你,可以嘗試問問自己,究竟係咪因為咁。(到時找我晦氣啦)

回覆香妹,點解我認為 office politics 未必counter-productive。

^^^^

因為所有人都用自己的想法去定義何謂辦公室政治,亦因為辦公室政治永遠(?)也沒有一套標準。

辦公室政治乃配合公司法則或規條以達成企業目標的另一可行途徑。原則上,公司有其傳統、文化、以至核心價值。可是,若政治就是使用權力的途徑,一切執行權力以應付每個崗位的職責的具體形式,也就與政治等同。

沒有政治,一切公司內的決策只能按照既定規則、程序,如此,公司只能體現一個官僚機器,而非一個有生命的機構。

vvvv

再借用阿鎚果幾篇講人才。

^^^^

任何人才(特別是管理人才)必須「運用」政治方可「被發現」為人才,這裡再強調「必須」兩字。

唯有表現出「超過」既定規則和程序所賦予的決斷能力,一個管理人才才會真正出現。雖然與此同時,會被認為是辦公室政治。

vvvv

****************

突然想同其他人講我點睇 HRM。

先咁講,我會覺得 HRM呢家野都幾「後現代」。

後現代 HRM 唔同以前,「現代HRM」集中講 human relations,依家就講求咩 objective setting, objectivity 呀,所以需要 measurement, then quantified instead of qualified 呀等等。總之,數字大曬。

坦白,我最初好唔鍾意架,用抗拒甚至憎黎形容都得。

故勿論我點唔鍾意,HRM個「地位」(無論學術定社會)得以提升亦好可能係多得「量化」(quantification),而量化帶來兩個好處:

1. 促進 scientific research (which broadens and sustains the span of control of HRM study)
2. visualizing HRM - 提供方向,以及「希望」

唔講第一點,講第二點。

我查實之前又好憎做 planning,覺得 planning 成日都唔能夠適應現實變化,甚至出左plan 都要因為無數force majeure 而改到九彩,搞到無plan好過有plan,最終 planning只係一個綁手綁腳既方法 ......

雖則我依家都好怕做 planning,但我發現 planning之重要,唔係話鍛煉下你個未卜先知能力,或者比老闆們安心。而係Planning原來對於自己有個好重要既用途,就係剛才講既第二點:Visualization

根據 VAK model,大部分人都經常以 visual 為主要資訊接收渠道。我自己好多時要 visualize個plan,先可以真正了解到整個環境係點樣,淨係靠 Kinesthetic 我就一定死左。所以,我要寫 blog。

而我自己,要一個visualized plan,先可以增強自己個責任感、momentum,以及hope(係,我要人逼),從而達到目的。亦借用一個大計劃(戰爭意識中的所謂「路線」),先可以發展到自己所需的 Character

****************

點解我會講呢堆垃雜(圾)野?咪就係因為個討論區囉。(咁即係咩?唏!)

14 comments:

Karen (Sze) said...

對於辦公室政治, 真係對佢有點恨, 但又覺得無佢又唔得(所以幾同意認為 office politics 未必counter-productive)。

除了您所講,
1. 有人淨係玩政治,但唔做野;
2. 我唔識玩 (所以潛意識中認為任何人都唔應該玩);
3. (查實)根本唔知辦公室政治係咩。

其實仲有:
4. 您老闆/上司甚至您同事硬拉埋您一齊玩;
5. 在某些情況下, 您一定要玩(例如當您成為可以話事的一員, 但下屬不聽您話)。

不過, 我同您如何理解辦公室政治有點唔同, 一來經驗無您咁多, 二來我依家面對緊。

又, 我諗係時間整番篇, 講下我又如何看HRM, 但唔好有咁高的期望, 因為我學識真係好淺薄(剛過去的星期五, 我和2位blogger相見, 若非睇埋d股市和經濟上報導, 真係講唔到兩咀, 所以知識真係好重要)。

我知, 您其實係想Come back番您前篇講"有討沒論的討論區,真值得人治從業員借鏡"。

又又, 做乜咁夜仲唔目訓呀? 對皮膚會好d。

又又又, DaDa拆線如何(諗起阿女有八個洞, 真係替她擔心)?

Karen (Sze) said...

應該話, 早少少瞓, 對皮膚會好d。

篤篤篤撐 said...

OFFICE POLITICS,
一定存在
在乎點樣玩
好既boss會識得用呢種poltics提高管治水準
office poltics唔一定係互射暗箭
轉個term, 用office dynamics
大家應該容易接受好多。

當然,
針冇兩頭利,
玩poltics玩得過份
又會好乞人憎,
情形一如bow tie曾

C.M. said...

Karen:

>>我同您如何理解辦公室政治有點唔同...

所以絕對唔關經驗誰多誰寡,純粹只係因為你第一句的(即我已經提出過既)「如何理解辦公室政治有點唔同」。

我好純粹以側面角度咁睇政治,並唔係以自身受到負面對待而產生呢個對於「政治」既「印象」同埋理解(你估我比老狐狸同班老師傅跣得少咩)。

>>因為我學識真係好淺薄

嘩,唔得咁樣成日妄自菲薄架。知識係重要,但每個人個所需知識都唔同,咁點比較邊個學識多,邊個學識少呢?

>>乜咁夜仲唔瞓?

Errr...

>>DaDa拆線如何

唉,個醫生(定姑娘?)話復原得唔算快,未好曬,要黐多陣膠布。(大約再黐一個星期)

篤撐兄:

Office dynamics。嘩,呢個term真係順耳好多。篤撐哥哥,你疑似係人治部播... 請多多賜教。

bow tie曾... 你呢個example令小弟諗起:若果你既工作,並唔係其他人心目中認為應份既工作,咁又會有機會比人話你玩政治。

篤篤篤撐 said...

賜鬼賜馬咩,你講果d理論, 我全部都唔識ar~~~
人治部.....我既mgt style, 真係幾人治ka.....

kakakaka

xiao zhu said...

我不嬲都係一個好K 嘅人,(哈哈,所以喺我身邊嘅人會容易俾我輕薄架。)OK V 啦,A 就可免則面嘞。不過喺工作上,會自動調校少番啲K,多番啲V 同A,平衡番啲好啲,吓吓都K 真係唔得掂。

Karen (Sze) said...

>>嘩,唔得咁樣成日妄自菲薄架。知識係重要,但每個人個所需知識都唔同,咁點比較邊個學識多,邊個學識少呢?

謝謝提點, 我咁講係有原因, 讓我講得明白一點。

雖則我係做HR經驗較讀書多, 讀HRM都讀了三年(1年Diploma+2年adv. diploma), 但係一講到理論, 就企o左o係度喇(因為若然您叫我從case中找出HR問題, 衰極都寫到d理論精要出泥, 但齋講理論, 就真係有點詞窮); 就睇您講HRM講到去VAK model,政治和戰爭意識(唔止呢篇, 好幾篇都係咁), 坦白講, 我一睇, 大叫"弊啦!我的HR知識真係唔多夠啦!", 自比起來就相影成絀。

所以您的HR級數, 真係高我一班喇(仲有, 您讀碩士, 但我只不過係申請緊讀學士咋)!

不過都係一件好事, 至少我會發奮地讀番個degree。

>>Office dynamics。
比起Office politics, 不但順耳, 而且學術性強好多。

記得有位教HR的老師講過, 間公司無Office politics, 未必係一件好事, 但搞Office politics搞到公司operation出問題, 影響公司生產力, 就一定係壞事。

還有一句, 想完全離開Office politics, 除非您唔打工啦!

所以如我之言:對於辦公室政治, 真係對佢有點恨, 但又覺得無佢又唔得。

講番轉頭, 人們好憎office politics, 個人認為, 員工一見到有另一位(甚至)員工/上司在辦公室搞是搞非, 就假定/認定(assume/presume)那個/班人搞office politics, 認定這不是好東西; 久而久之, 把這個concept套用在該員工面對另一件office politics, 甚至把office politics的不好灌輸俾該員工的初級員工, 下屬或兒女, 一代傳一代。

我的結論係, Office dynamics是否壞東西, 視乎是否正面地提高員工生產力而定。

C.M. said...

篤撐兄:

>>我既mgt style, 真係幾人治ka

講定唔該先!你以後真係要多d提點下我勒。 :)

小珠:

你好K,嗯... 我諗你班訪客都應該到。

>>A 就可免則面嘞

哦。收到。(嘿!)

>>不過喺工作上...平衡番啲好啲,吓吓都K 真係唔得掂

難怪非工作就... (嘿!)

Karen:

拿,又,我之所以quote呢堆理論呢,查實目的都係增添多少娛樂性既遮(定係反而會再悶d?)呢d日常生活已經明顯不過既野(所謂觀察),其實講左等於冇講。

不過。

若果有興趣想理解多d呢d觀察,理論就可以提供到一個溝通或者幫助深入了解既平台(就只係咁大把)。

所以又。

不宜妄自菲薄,你某d既觀察可能比我深入,只係你未必有時間去了解相關既理論遮。你可能已經早就比果班學者有更深入既觀察都未定。你睇下最近阿側田果篇《無糖童話》你就明白勒。

至於office politics呢,嗯,跟慣規則、程序、標準處理既話就會覺得好煩囉。

做人治,我覺得更加要認識辦公室政治個本質。就算唔能夠完成某種工作目標,亦容易吸取當中既失敗經驗。我建議,做人治者應緊記。

xiao zhu said...

>>A 就可免則面嘞
>>哦。收到。(嘿!)

咩呀,咁冇得 K 又冇得 V,就梗係 A 都殺啦。

>>難怪非工作就... (嘿!)

你呀,成日都"嘿" 我!算點先!

>>做人治,我覺得更加要認識辦公室政治個本質。

呢句講得好啱。(因為我淨係睇得明呢句咋。哈哈哈!...嗱,冇得K、冇得V,你打唔到我 =P )

好,正經。我成日都覺得生活上有好多嘢係唔需要(應該)太標籤化,(我係一個好抗拒專家、理論嘅人。)其實所謂辦公室政治基本上並唔係咩特種猛獸,唔算係一啲咩特別現象,因為我一直相信有人嘅地方就會有政治,其實就係人與人相處嘅時候所發生嘅一種相互衝激嘅求生現象,喺唔同地方發生就會出現一啲所謂地域或者文化等等嘅元素標識而已。

咁要醫病咯,就梗係要學醫喇,所以我絕對同意做人治,係更加要認識辦公室政治個本質。不過俾我講,我就會話,做得人咯,就要認識"人"架啦。

p.s. 嗱,唔好又話我吋你呀,我真係唔係架。

C.M. said...

小珠:

首先我想話你呢個comment係我印象中有史以來最長既... 嘩,好開心(真係冇幾可)。

>>就梗係 A 都殺啦。

嘿!(送多個)

>>有好多嘢係唔需要(應該)太標籤化

係呀。不過,可能政治涉及點樣運用「權力」,所以好多唔想被壓逼既人都會標籤左佢卦。所以有時都好難怪既。

呢,我今日就send 左個email 比某上司「請」佢做野勒,咁又算唔算玩政治?

>>咁要醫病咯,就梗係要學醫喇

梗係喇。

>>不過俾我講,我就會話,做得人咯,就要認識"人"架啦。

不過咁又唔一定喎似乎。除非你筆誤寫錯左:做得人「治」咯... 咁就好似合理d。

xiao zhu said...

有史以來最長? 喺呢度就好似係囉。鬼咩,你寫啲嘢咁深,我呢啲人讀得書少,次次黎到都好鬼自卑架,你都唔知!(正一嬲你唔知,話你又唔好意思!)

不過你講得你咁開心,都算你做番件善事啦。

我覺得,其實喺一個所謂政治環境裡面,所有人都係被壓逼者,不過層次唔同啫。

>>我今日就send 左個email 比某上司「請」佢做野勒,咁又算唔算玩政治?

你問我呀? 咁我會覺得你都係被"人"玩緊囉。

果句真係打漏左。我都話你叻架啦!

(嗱,我講多咁多句,咁你有冇再開心啲呀?)

Karen (Sze) said...

我睇了側田兄篇文, 反而令我好擔心他朝我寫完篇學士論文(仲要係自己搵資料和訪問人那種), 先知有位學者已經早我一步, 寫得好similar, 咁我真係唔知點算喇!

同埋, 依家呢, 我比以前少做o左HR的工作(例如間唔中幫人睇CV請人呀, 答下一些來信問HR問題呀......), 其實真係很怕:
1. 會脫節(尤其係HR issue), 尤其係我有意重返HR(Tentatively 5年內吧);
2. 唔記得theory(依樣大件事d);
3. 俾別人話本小姐"知少少扮代表", 所以變得行事盡量收歛, 明知識有時會扮唔識, 費時變成眾矢之的(係因為入泥呢間機構之前發生的)。

>>跟慣規則、程序、標準處理既話就會覺得好煩囉。

唔止煩, 您/我幾時會見到有人出本天書話跟住某些規則、程序和標準就可以處理所有大大小小辦公室政治呢? 任何辦公室政治涉及不同的時、地、人和不同因素(如管理形式和文化), 加上改變, 未必可以"一本通書睇到老"。

嗯, 隨機應變之餘, 執生加自身/別人經驗去處理, 可能係其中一個可取的方法。

>>好多嘢係唔需要(應該)太標籤化...我今日就send 左個email 比某上司「請」佢做野勒,咁又算唔算玩政治?

我間中都做噃(仲要間中cc俾我上司知), 莫非我又係玩政治耶?

>>做人治,我覺得更加要認識辦公室政治個本質。

補充下: 香港不少老闆/為人上司係做埋人治, 個人認為不只是人治部要認識, 作為管理下屬/員工的老闆、為人上司和管理層其實亦需要認識辦公室政治甚至員工(即係人)的本質。

>>一直相信有人嘅地方就會有政治

係呀!唔止係政治, 還有社群。

>>其實就係人與人相處嘅時候所發生嘅一種相互衝激(擊)嘅求生現象,喺唔同地方發生就會出現一啲所謂地域或者文化等等嘅元素標識而已。

可能係咁, 但更可能係把自己置於不敗之地(生存又好, 取得優勢也好), 為了達到目的, 就採取各式各樣的方法, 甚至去到"搞是搞非"去求存。

Karen (Sze) said...

>>鬼咩,你寫啲嘢咁深,我呢啲人讀得書少,次次黎到都好鬼自卑架,你都唔知!

阿哥有時寫d野, 真係深到要去百科全書和查網上英文辭典度搵o架(嗱, 我唔自卑唔妄自菲薄都唔得啦! 我同小豬一樣讀得書少, 我話您高我一班, 依家終於有人幫我證實啦)!

C.M. said...

小珠:

唓講真,你話我果陣幾時會理得我點丫。

>>喺一個所謂政治環境裡面,所有人都係被壓逼者,不過層次唔同啫

你咁諗,都可以咁講既。不過可能呢個壓逼者,唔一定係他人,其實可以係環境,又可以係自己囉。(乜你咁寬容架)

>>咁我會覺得你都係被"人"玩緊囉。

好明顯就係喇,我呢亭都係比人恰既多咯。

Karen:

>>寫得好similar, 咁我真係唔知點算喇

完完全全唔洗擔心呢個問題。

會否脫節,我覺得會比較緊要d。唔記得theory,no la,若果真係apply倒,theory只係幫助學術溝通,對於職場呢,真係睇情況,而且,好多港人老闆都覺得theory毒害人添。

嗯。

>>我間中都做噃...莫非我又係玩政治耶?

咪就係睇下對住咩人囉,所以政治唔政治,至少理解本質就好勒。

>>補充下...

冇錯冇錯,同意同意。

唉... 唔知點解,突然好掛住阿Da,想帶佢落公園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