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1, 2008

三分鐘書釘

近日爭取到片刻機會到書局翻一翻書。

由於時間緊迫,唯有把焦點拉前,搜掠封面標題。用了一刻鐘的時間,翻了四本封面平實的書。

第一本是季羡林的,書名,忘記了。不消兩頁,還只是其中某段落的序和另一個故事的跋(他真的用「跋」),我就已經覺得好象是一個老朋友跟我講說話。欣喜。

第二本是董橋的,書名,也忘記了。只一頁,就覺得顏色原來可以這麼多層次。不過因為我的右腦對於顏色不大了了,近乎色盲,所以胸口感到有點壓。放鬆。

第三本是練乙錚的《練乙錚文集 I》。翻了很多很多頁,覺得他認識很多事情,而立場是從體驗得來的。興幸。

第四本是梁文道的《讀者》。大概兩頁左右,感受到他治學之認真,他的立場似乎是原則性的。值得。

那天,沒有買到書,但找到了作者。

15 comments:

005 said...

我今天也是呢, 我是去看了字典, 有Hindu同Hebrew, 就係無Arabic.

篤篤篤撐 said...

除了梁文道,
你睇書既喜好同我差不多wor

季羡林, 是坎過文革後老式學者中
仍能保持純真的碩果僅存

董橋的含蓄和凝鍊
係傳統文人的遺老

練乙錚, 看其文,
總會對公共行政, 有多一點角度的睇法
亦為傳統知識份子入世的風骨

三個作者, 三代中國文人的現代處境

至於梁文道, 我認為他只是喜好讀書
不算是治學了
(不過, 佢真係睇好多書,
好多時, 我都睇佢既文章當新書導讀)

005 said...

照抄你的語句, 就係:
今天,沒有買到書,但找到了說話。

Karen (Sze) said...

今年我破例買了四本書(詳情請睇番on dog之前講買書那一篇)之餘, 我亦有留意練乙錚和董橋的新書, 係咁意都翻了翻書看看。

董橋先生的文章, 在生果報都會見到, 他的文字係有點含蓄之餘, 亦有點歷鍊之感。

至於練乙錚, 曾經在信報見過, 想了解本地政治情況和公共行政政策的話, 我會推薦您睇。

今日1:40pm九號風球高掛的日子(哎, 我今次開口中, 唔信......過泥睇下我的業餘分析), 除了睇戲, 考慮睇下書, 都好。

大風大雨的日子, 唔好帶Da Da出去玩同睇浪呀! 我在露台見對面條河, 好大個白頭浪兼打上岸, 我在想, 個風一直吹襲香港, 可能打十號都似!

微豆 Haricot said...

I bought quite a few English books lately, but not Chinese ones. There are just not too many of them here in this city.

Morca said...

書釘比你打晒...
唔駛買囉...
:P

C.M. said...

005:

咁快想學埋Arabic!?咁係時候要練定由右至左咁寫字播。(仲有,睇實支筆會唔會漏墨)

篤撐兄:

講真,我之前真係唔太鍾意梁文道,不過我睇得佢多(兩眼)呢,就越來越覺得佢唔差。(hehe,或者因為我記得怒眼妹之前寫過梁文道親自嘗試過畫清明上河圖,所以有pre-occupation 卦。)

季羡林呢,個名好熟,但唔係好清楚佢個背景,多謝你。但睇落,佢應該幾啱睇。

董橋呢... 我諗對我呢個理科出身既人黎講,比較“深”。要望多兩眼先,但都多謝你提示。

至於練乙錚,係,佢可以比倒多一個角度我,不過,小弟之所以翻開左咁多頁,係因為我應該唔會再睇佢。:)

C.M. said...

Karen:

開卷有益!

對於董橋,個距離感比較遠,所以我都係遠觀好d。練乙錚,睇左,多謝。

睇浪?!咁大風出街都唔敢喇!

Haricot:

I luv English book too, but there are not many choices here in HK. Dymocks, Page One and Commercial Press may have some fine collections... but my favorites are not theirs. :(

Morca:

聰明!不過正考慮買季及梁的書。

Samsara said...

Cm哥哥:季老唔只係國學大師咁簡單,佢仲精通英文、德文、梵文、巴利文、吐火羅文,係硏究佛學同印度學既權威。佢在抗戰時在德國留學,在國破家亡之際真係分分鍾心繫祖國,所以一解放時佢連劍橋重金禮聘都唔理,既刻返國...除左學問,季老既風骨最最令人拜服,佢在文革時「自己跳出來」,結果被瘋狂批鬥,佢仲差少少就自殺...文革之後,佢為左要記錄真相,寫左依本有血有淚有骨氣既:

http://www.anobii.com/books/牛棚雜憶/9787503530982/017ef91a41556f5c8e/

仲要留意既係,依本書係中共中央黨校出版既。你有興趣我下次攞比你呀。

多謝你講office politics呀,但係,人人都為左一己既利益而明爭暗鬥,有可能反而有利於大局嗎?結果只係弱肉強食吧。

篤篤篤撐 said...

CM
真的, 梁文道共不太差, 佢自己都話自己唔係學者, 只係書蟲, 呢個講法好真。

季老, 佢係世上碩果僅存識得吐蕃文既頂級學者。好看的不是他的學術地位, 而係佢既豁然睿智, 真正的學者胸懷, e+真係冇乜

董橋, 深係因為佢係舊式文人, 我地冇法了解士大夫式既生活情趣,要有共鳴, 就要明白舊式文人既生活方式/情懷......所以, 我都只係偶爾睇下....不過佢D文字真係一流, 所以appledaily既文字好少語病

篤篤篤撐 said...

弊, 寫錯左, 唔係吐蕃文
soooory

Samsara said...

咦,cm哥哥,你自己都好似有依本書喎。

C.M. said...

香妹:

哦,原來係佢!唔怪得咁熟口面喇。(唉,我真係唔爭氣。)

下次見到你既話,真係要借黎look look。(Err... 若果要我還呢,唔該提下我,一般黎講我會據為己有)又,我有呢本書咩?

Office politics呢,我諗,你可以再嘗試用我個角度去理解囉。你又可以理解下,咩叫利益,同埋點樣帶出利益。

至於弱肉強食呢,嗯,商業社會唔係咁既咩? :)

篤撐兄:

嘩,多謝你。真個季老,今次一定要買佢。

梁呢,我可能打多陣書釘先。董呢,多謝,等我又睇下蘋果先。

readandeat said...

你打書釘的書我都想買/拿回家看。

剛從圖書館借了季老的書來看,其實家裡也有他的書,不過,又想看看其他的。

C.M. said...

讀食妹妹:

幸福的人總是有書陪伴。